建国之后不许成人吴湘望小说全文阅读_建国之后不许成人吴湘望完整版_建国之后不许成人小说吴湘望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异能 >

《建国之后不许成人》问题师生(06)

《建国之后不许成人》问题师生(06)

发表时间:2018-01-26 18:24 作者:

吴湘望小说名字叫做《建国之后不许成人》,这里提供吴湘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建国之后不许成人小说精选:问题师生(06)吴湘望站在讲台上,面色铁青,因为台下的学生没有一个在听她讲课。“喂!臭小鬼们!”吴湘望猛砸讲台,“通通给我抬起头来!”台下的学生懒洋洋地放下手里的平板,几个胆肥的甚至还翻了翻白眼。吴湘望深吸了一口气,把愤怒赛回心里,扯出一个微笑:“同学们,今天的课用不上平板,你们把它关机了吧,放进书包里。”她的笑容蓦地消失,“等会儿谁被我发现用它谁明天就不准再带平板来上课。”话音刚落,学生们就哗然一片了。几个刺头直接出声抗议:“…


《建国之后不许成人》小说精选

问题师生(06)

吴湘望站在讲台上,面色铁青,因为台下的学生没有一个在听她讲课。

“喂!臭小鬼们!”吴湘望猛砸讲台,“通通给我抬起头来!”

台下的学生懒洋洋地放下手里的平板,几个胆肥的甚至还翻了翻白眼。

吴湘望深吸了一口气,把愤怒赛回心里,扯出一个微笑:“同学们,今天的课用不上平板,你们把它关机了吧,放进书包里。”她的笑容蓦地消失,“等会儿谁被我发现用它谁明天就不准再带平板来上课。”

话音刚落,学生们就哗然一片了。几个刺头直接出声抗议:“凭什么啊?老师你干讲课本,我们根本没兴趣听!”

“我可以给你们放幻境呀,让你们身临其境。”

“可是,老师你的幻境一点都不真实细致,不如陈老师的好。”

吴湘望很想破口大骂你他妈一个幻境要什么真实感,但身为教师和成年类的矜持让她说不出口。

“对啊!老师的幻境总是缺七少八,连个裸眼3D都没有,我们想知道的一些历史细节老师都制造不出来。如果是陈老师的话,肯定能够保证每一个细节的!”

陈老师是来学校支教的新历史老师,她是山海大学历史系的硕士,学历不仅比吴湘望高,关于历史的学识也比吴湘望丰富专业得多,而且长得肤白貌美,脾气更是温柔体贴。

制造幻境与制作者的认知程度有密切额关系,对某个环境越是熟悉,制作出来的地区幻境便越真实,细节越丰富。

只有学士学历的中文系出身的吴湘望自然比不上专业出生的陈老师,在性格上更是完败。

吴湘望咬着下唇,心中火气直烧,一半是因为被学生当众小觑却无法反驳的恼羞,一半是因为不如他类的自卑和强烈的挫败感。

这种感觉从她获得了感动全国类物的称谓之后的几年,就开始不断出现了。

村子和学校因为她得到了社会媒体的关注,尤其在发现学校的师资远远不够学生学习的需要之后,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的大学生自愿者和支教老师来到这里,帮助学生们学习知识。

如此多优秀的教师来临,吴湘望学识不足的短板很快就出现了。学生们都机灵,他们很快就感受到了老师与老师之间的差距,而处于劣势的自然是吴湘望这一批学识不足的“老”教师。

吴湘望越来越发现自己的知识储备量远远不够学生们的需要,尤其在支教的老师和好心的志愿者离开后。

校长是个务实的类,他把这些现象都看在眼里,几次暗示吴湘望从教学的一线退到管理阶层,用她的感动类物光环给学校做做宣传、拉拉赞助。

可吴湘望是个要强的类,这个性格让她成为了感动类物,也让她进入现在这么一个尴尬的境地。

躲在外面的阿木变出成年的模样,走进教室里。现在的他是南山师范大学的大三生,是准新教师的一员,还是受学弟学妹们欢迎的那种。

所以他一进来,所有的小学生都沸腾了。

“木老师!你来给我们讲课吗?”

“木老师木老师!再给我们讲讲四维空间吧!”

站在讲台上的吴湘望远远地望了他一眼,然后收了自己的教案,说了一声下课便离开了。

没有同学注意到她的离去,他们围在阿木的四周,仰着头一脸希冀地等待喜爱的木老师给他们上下一堂课。

“都说了多少次了还要听呀?”

阿木笑道,他打了一个响指,教室瞬间变了模样,他也消失了。

“老师,你在哪里?”

“在四维空间里哦,看不见我就对了,四维空间就是……”

学生们纷纷哇出了声,跟着阿木的声音在制造出来的幻境里游走。

却不知道真正的阿木正变成了十岁的模样,摇着尾巴跟在吴湘望的身后。

“不怕学生发现你不见了吗?”

吴湘望停在前面,转身看着跟过来的阿木。

“不怕,我结合全息投影的技术弄了一个分身,”阿木哒哒哒跑了上去,站在吴湘望的身边,“那些小屁孩法力运用能力不够,绝对分辨不出来!”

吴湘望噗呲一笑,说:“你有什么资格叫他们小屁孩啊,明明自己也是个小孩。”

阿木抓着吴湘望的手蹭了蹭,那只手带上了粉笔灰,显得有点干燥粗糙。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想要用唾液湿润一下吴湘望的手,那只手却在下一秒收了回去。

吴湘望咳了一声,说:“又、又不是没有水,舔啥舔,你是狗吗?”

“我就是狗啊。”

阿木说着汪了一声。

吴湘望被他逗笑了,眼角边露出细细的皱纹。

“老师你不生气了?”

“怎么可能,我还气得要死呢!现在的孩子怎么个个都这么嚣张!”她咬牙切齿地说着,末了又叹了一口气,“但是,他们说的也没有错,比起现在的新老师来说,我确实……唉唉唉,毕竟当初我也只是被原来的学校顶替有资历的老教师扔到这里来的废柴而已。”

“老师才不废柴!”阿木抱着吴湘望的腰,气哼哼地反驳,“没有老师的话,我和旺财、二蛋他们就没有现在的生活了,村子也会一直固步自封下去。”

“现在我倒挺愿意村子回到原来那副样子呢……”

“什么意思?”

“哦,你这些年在外求学,也就寒暑假回来,所以不知道。”吴湘望斟酌了一下语言,“这么说吧,你看那些学生对于高科技的依赖程度,已经快要赶上当初你们依赖法力的程度了。我是教语文的,背诗默写古文都是必须要做的,可他们一个个都不乐意,说什么记住这些用什么用,记不起来就上网查查完就用速记法术写入脑子里呀。这跟当初有什么区别,不过是转移了依赖方”

“确实是个大问题啊……”

“是吧!可偏偏他们根本不听我的话,我向校长和同事们提意见,他们居然觉得没什么,时代在变化依赖高科技也很正常。村里的原教师也就算了,本来就是一堆从法术瘾转成科技瘾的,但是居然新老师也!不对,想想新老师都是从城里来的,估计对高科技更依赖……唉,我也是信了他们的邪……”

“那老师打算怎么办呢?”

只见吴湘望打了一个响指,一摞纸落在她的手上。

阿木踮起脚看了一眼,那是人教版小学语文课本。

“我找朋友印了我小时候用的教材,虽说现在在学校用的教学平板里都有电子书版,但我觉得诗文这些东西还是要用手写到纸上才能有感觉。所以我打算在我的课堂上用纸质教材和铅笔,而不是平板和电容笔。”

她拔下几根头发,脱离头皮的发丝立即变成了原形——一根开着桃花的树枝。吴湘望默念起一段咒语,随着她的吟诵,树枝粉碎四散,然后又聚拢重组,片刻之后数十张落到了阿木的面前。

他伸手接过,入手是原浆纸的粗糙,还有一股桃花的清香。

“老师,打算自己造书给学生们吗?”

吴湘望点了点头:“现在已经没有印刷厂愿意印这种课本了。所以我只能自己印,还好我是桃树妖,不然自私砍伐树木可是要被抓去坐牢的。这一届的自然派立法可真是狠啊……”

阿木却一脸忧愁地望着吴湘望的一头秀发:“可是老师你这么揪下去不会秃……好痛!”

“乌鸦嘴!”

阿木泪眼汪汪地摸着被吴湘望的一指弹弹出的红痕,内心的担忧却丝毫未消。

一本教材要的纸张至少上百,吴湘望的一根树枝顶多只能制造不到十几张的纸。一本教材可能就需要数根树枝,而这个学校的学生,就算只算吴湘望自己班上的就有五十几位。五十几本的教材得需要多少根树枝,得需要耗费多少法力?

阿木不敢仔细计算,他只知道吴湘望的身形日渐瘦削,双眼之下泛着不健康的青黑,脑袋上时不时蹦出几朵因为法力不足而掩盖不足的桃花,与自己对话时走神的次数和打瞌睡的次数远多于正常对话的次数。

他看着抱着自己的尾巴睡得一塌糊涂的吴湘望,咬了咬下唇。他变回20岁该有的身形,小心翼翼地把吴湘望打横抱到教工宿舍。

这里是阿木和吴湘望的家,自从吴湘望打算自费让阿木上学的时候,就向村书记申请让阿木和她一起生活。宿舍里本来只有一张床,后来阿木长大了吴湘望又专门腾出一个地方给阿木专门安置了一张小床,但阿木更喜欢和她一起睡在原来的那张大床上。

阿木把吴湘望抱到床上,把她身上冒出来的几朵桃花拔掉后给她盖上了被子。他躺在吴湘望的身边,紧紧地搂着她,像小时候那样把头埋进她的颈窝里。

“我也想帮忙。老师啥时候才能意识到我也能帮上忙呢……”

“你从我身上下去就能。”

阿木刷得一下睁开了眼,然后就看见了吴湘望近在咫尺的脸,她面无表情地说着:“起来,我被你压得动不了了。”

他吓得整跟尾巴毛炸起,一口气把搂在吴湘望身上的手脚全收了回去,迅雷一般从床上坐了起来。捂着绯红的双颊,不敢直视吴湘望的脸。

“你捂脸干嘛?我睡觉不老实打着你的脸了?”吴湘望甩了甩自己的双手,笑道,“迷倒万千小学女生的小帅脸留痕迹了?哎哟哟这可不妙,快给我看看。”

阿木把脸捂得更紧了:“没有没有!”

“没有呀?没有就好了啊,那过来我再捏捏!”

吴湘望一脸坏笑地逼近阿木,光天化日之下强揉民男的脸,然后神清气爽地起床洗漱去了。

“对了,你该减肥了,压死我了你。以后必须变小才准你和我挤一张床,听到没?”

“哦……”

团成一团窝在床上的阿木揉着自己的脸颊,青春期的纯情小狗崽的全身都臊了起来,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压了下去,可导致这般反应的罪魁祸首却一点没有自觉。

他觉得无限委屈,一时怒起打算让吴湘望知道自己的错误,大声道:“老师!”

“干吗?”

“……你今天也要去造纸吗?”

阿木真想打自己一巴掌。

“嗯啊。”

“那让我来帮你吧。”

“你又不是树精,你帮啥?”

“但我有法力啊!”

“说的也是。”

阿木亮起了双眼,摇起了尾巴。

“但还是算了,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参合过来干嘛。你帮我收拾收拾房间,准备准备午饭吧,我要吃咖喱鸡。”

阿木从耳朵蔫到尾巴。

看了一眼气鼓鼓的阿木,吴湘望招了招手,阿木乖巧地走到跟前,她抬起手顿了顿,想起什么的又道:“矮一点,矮一点。”

阿木听话地缩水。

只见吴湘望把嘴里的牙刷一拔,然后吧唧两口给阿木的脸颊送去了两口充满清香薄荷味牙膏的吻:“不要闹别扭啦,乖乖听话等我回来。”

阿木立即不蔫了,整只狗差点腾空而起。

当他乐颠颠地开始煮咖喱的时候,才大叫一声反应过来又被吴湘望糊弄过去了。却也只好煮完了饭,变成小时候的模样,收拾收拾出门去喊吴湘望回家吃饭。

这一出门不要紧,要紧的是他听到了不该听的话,动了不敢动的脑子。????

建国之后不许成人

建国之后不许成人

  • 评分:8
  • 简述:沈怀惜,支糖浆,陆…
  • 来源:柚子文学
  • 作者:柚子文学

异能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永乐国际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津ICP备160035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