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炮灰男后番外卷卷猫-暴君的炮灰男后章节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永乐国际官网 > 蔷薇 > 暴君的炮灰男后番外

暴君的炮灰男后番外

暴君的炮灰男后番外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晋江

作者:睡芒

时间:2019-02-19 15:17

评语:三皇子继位后不到两年,就因为削藩,逼反了宁王。

《暴君的炮灰男后番外》by卷卷猫小说的主角是薛遥陆潜,是由卷卷猫所写的一本耽美小说,暴君的炮灰男后番外主要讲述了:薛遥是《只手遮天》的书粉,特别是宁王逆袭打脸的那一段他看的苏爽无比,直到他穿越到了书中,发现自己正在和三皇子把小宁王欺负的哭出猪叫。

精彩节选:

四皇子不知三皇子是说气话,还是真要将这稀有糕点让给他,赶忙推脱道:“波瑞的甜品闻名天下,三哥不品尝一番,着实可惜。”

三皇子面色阴沉地冷笑一声,指桑骂槐暗讽老七:“外邦那帮蛮夷,能做出什么好东西?都是些绣花枕头!四弟,这破玩意我不想看见,你喜欢就拿回去吃,别让我瞧见!”

四皇子眼里隐藏不住惊喜,喉结滚动,忍不住看了眼那名贵糕点,赶忙稳定情绪,继续规劝推脱。

佟妃此刻已经没了刚才的好脾气,看着儿子似笑非笑道:“绣花枕头总比从内而外是个草包强。”

三皇子一愣,委屈惊怒地看向母妃。

佟妃嘴角重新扬起笑,和蔼地转头看向四皇子:“老四若不嫌弃,且拿回去尝个新鲜罢。”

四皇子受宠若惊。

佟妃发话了,他也用不着假意推拒了,听出佟妃话里送客的意思,他便顺水推舟,起身感谢,带上糕点告辞了。

屋内只剩下佟妃母子,三皇子变得局促不安。

他深知母妃当着外人的面不会扫他颜面,现在外人走了,三皇子不敢再耍性子,低着头不发一语。

“怎么不说话了?”佟妃皮笑肉不笑地坐到四皇子方才坐的圈椅上,侧身盯着三皇子:“殿下快把嫉恨抱怨都发泄出来,当着老四那下作滑头的面,你都敢胡言乱语,何必在我面前忍着?”

三皇子没吱声,低着头面露惧色。

“怎么了呀这是?”佟妃冷笑道:“母妃面前反倒拘谨了,这可不像你平日直爽的性子,依我看,殿下不如去养心殿告诉皇上,就说老七是个蛮夷杂种,让陛下赏你几十板子,再把我这当娘的打进冷宫,就都清净了,省得我时刻叫人盯着你,自个儿在临佑宫里坐卧不宁。”

“母妃这话,叫儿臣无立足之地了。”三皇子不敢抬头,但心里嫌恶佟妃危言耸听。

佟妃脸色陡然一沉,低声开口:“你以为,咱们母子在这宫里有多少立足之地?”

“你一出生,就被陛下送给莹贵妃抚养,几年来,我想见你一面,都得给贵妃的下人讨好卖乖,要不是你舅舅近年来拼死打的那几场胜仗,你连外邦杂种的地位都没有!”

佟妃死死盯着儿子的脸:“你觉得,贵妃待你,比我这亲娘宽厚多了吧?殊不知那女人是故意纵容你的性子,就等着看你有一日任性妄为,铸成大错!”

一提到贵妃,三皇子心里就满是委屈。

他八岁以前是贵妃娘娘抚养的,对他而言,贵妃那样的宠溺宽容,才是生母该有的样子。

自从佟妃得势后将他夺了回来,他就得处处夹着尾巴做人。

但三皇子不敢当面说出心里话,看出母妃此刻怒火中烧,他只得假意服软:“儿臣知道娘娘的苦心,以后再不敢任性了。”

*

四皇子小心翼翼地抱着糕点盒,赶到春熙殿侧殿找仪贵人。

仪贵人是他的生母,与另两位贵人同住在春熙殿。

虽然生了儿子,仪贵人却仍住在偏殿,皇帝十年来从未让她侍寝,跟住冷宫也无区别。

四皇子走进侧殿,见仪贵人的贴身宫女正跟洒扫宫女闲聊嬉闹,毫无规矩。

他立即沉下脸:“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宫女一惊,回头看见四皇子,倒也不害怕,只是行了个礼,没有告罪求饶。

宫女太监们最怕被指派给冷宫妃嫔当差,主子自个儿都没余钱,不可能给他们打赏,他们在外也比同品级的奴婢没脸。

“柳方呢?”四皇子压着火气问宫女。

柳方是仪贵人院里的太监,此刻正在职房跟其他太监赌钱,宫女们不敢坦白说出来,只说了句“奴婢这就去找”。

片刻后,太监宫女到齐了。

四皇子这才清了清嗓子,派头十足地喊了声仪贵人,请她出来叙话。

仪贵人正在做女红,听见儿子的嗓音,赶忙迎出来,难得见自己院里的宫女太监都在场,她竟然不自在起来,畏畏缩缩地招呼四皇子吃茶。

四皇子见人都到齐了,这才装模作样地捧出波瑞进贡的糕点,对仪贵人说:“这是父皇赏赐的糕点,是波瑞贡品,统共只两盒,另一盒父皇送给太后了,这盒就请贵人享用。”

他故意含糊其词,想让宫女太监误以为,糕点是皇帝特意赏给仪贵人的,还拿出太后做陪衬,抬高仪贵人在皇帝心中的地位。

这群奴才平日不把他生母放在眼里,四皇子从前拿出威风教训过几次,但换来的是他们变本加厉地给仪贵人穿小鞋。

他如今已经搬去了东宫,不能时刻保护仪贵人,所以不敢得罪这帮刁奴,只能恫吓。

宫女太监们都抬眼偷看那皇帝赏的贡品,脸上一片狐疑。

仪贵人从前也是当宫女的,伺候过不得宠的主子,当然知道儿子是在给自己撑脸面。

皇帝又不是民间的男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讨好个多年未见的女人。

一般都是侍寝时讨了皇帝的欢心,之后才可能得到赏赐,顺序不可能调过来。

但她也不戳破,只想着有这样一个儿子,这辈子也不算凄凉到头,喜不自禁地接过糕点,打开盒子,让四皇子先尝。

四皇子也不推让,吩咐宫女拿来碗碟,当面跟仪贵人一起吃光了糕点。

倒不是他贪这口美味,只是心知自己若是走了,这盒名贵糕点倒要落入这帮刁奴口腹之中。

这些刁奴即使吃了美味,也不会记仪贵人的好,只会胃口变得更大,期待着下一回天上掉馅饼,反而会越发的压榨不受宠的主子。

四皇子根本拿这些人没辙,从前还天真的以为,自己代父皇给他们赏赐,仪贵人就能享受其他妃嫔的生活。

他日日讨好三皇子,得的好处全都拿来分给这群奴才,没想到这群刁奴非但没有改过,反而时时盯着他的钱袋,一天不得赏,就故意给仪贵人的饭菜里掺沙石!

母子俩细细享用完糕点,四皇子开始吹嘘三皇子如何待他亲厚、父皇考了他什么学问,他又是如何对答如流赢得父皇的赞许,把自己说成了个前途无量,日后必定封王的人物。

这话依旧是用来震慑宫女太监的,已经是惯例了,四皇子每次来都会自吹自擂。

仪贵人却是把这话半真半假的信了的,她为儿子在皇上面前的表现而骄傲,却又为他与三皇子的亲厚而担忧。

仪贵人用完茶,单独让四皇子去里屋叙话。

仪贵人看着儿子低声提醒:“庆瑜,你别只顾三皇子,其他兄弟也要关照,平日多跟你大哥请教学问,得了好吃的、好玩的,记得关照你最年幼的七弟。”

仪贵人旁观者清,如今三皇子不过借了带兵征战的舅舅的光,风光只是一时的,大皇子才是该巴结的人。

况且三皇子四处树敌、目中无人,未来成不了大器,站他的队,反而是引火烧身。

除此之外,真正没有权利牵扯而最得圣宠的,其实是汐妃母子。

汐妃是世间罕见的尤物,偏巧又生了个神童儿子,撇开大皇子的正统地位,三皇子的外戚风光,皇帝打心眼里最是偏宠汐妃母子,所以也该巴结。

仪贵人从前三番五次暗示儿子,该去巴结大皇子,可圆滑聪慧的儿子始终不开窍。

这一次,四皇子还找借口搪塞了:“大哥和七弟我自然都照顾到了,只是大哥年纪比我大不少,他心系民生,平日里谈的事物我插不上嘴,也勉强不来。七弟还不大会说话,每次攀谈都半天才答我一句,说出来的话还叫人费解,我只得了玩具送给他,他就欢喜了。”

前半句话是假话,大皇子很听皇后的话,压根不鸟四皇子。

七皇子说话他倒确实经常听不懂,天才儿童脑袋瓜清奇,或许有代沟。

*

七皇子受惊后情绪一直很低落。

薛遥本打算今日陪七皇子回青穹殿,向汐妃展示培养成果,让七皇子当场讲一则故事。

他想借机跟汐妃谈起皇帝?c蜀道的打算。

按照原著中剧情时间,七皇子六岁左右开始,因为汐妃红颜祸水的罪名遭受欺凌。

等到七皇子六岁,蜀道已经修了两年多,一算时间,皇帝很可能就在这段时间,提起带汐妃去巴蜀巡游之事。

危险迫在眉睫,薛遥一定要提前预警。

就是不知道汐妃会不会听从他这八岁屁孩的建议。

他穿进这个年幼的身体,有利有弊,最大的利就在于能赶在七皇子黑化前,使用旺仔牛奶扭转乾坤,保住尾巴和小命。

而弊端就多了,这个岁数很多事根本没法办成。

薛遥心里没底,惆怅地转头看向七皇子。

刚睡了个午觉起床,七皇子和六皇子坐在暖阁的小八仙桌前。

宫女端来甜品和佳肴,摆在两位受惊的小皇子面前。

六皇子情绪低落,接过宫女裹好递来的糕点,却并不开吃,只看着桌面发呆。

七皇子情绪也很低落,怒不可遏地吃掉一块糕点,又伸出小胖手指向烤鸡腿。

六皇子的贴身宫女上前劝道:“殿下吃几口压压惊罢。”

“我没胃口。”六皇子委屈地小声嘟囔。

“这山楂糕是开胃的,殿下尝一口瞧瞧?”宫女包好糖糕喂到六皇子嘴边,小家伙还是不开心地摇摇头。

而七皇子的鸡腿已经快要啃完了。

薛遥心疼暖宝宝,上前哄道:“殿下是不是怕油腻?要不先喝点奶润润嗓子?”

听见“喝奶”两个字,七皇子的小包子脸一惊,立即停下啃鸡腿的动作,乖巧地等待遥遥问自己要不要喝奶。

“不吃东西肚子要饿的。”薛遥的注意力还在六皇子身上,完全忽视了小胖崽的期待。

等不到“问奶”的七皇子分析原因,总结教训,然后把自己吃的鸡腿骨头推到了六哥面前了,假装是六哥的杰作。

七皇子殿下都没有吃哦,很饿,要喝奶!

“我没有胃口。”六皇子跳下小板凳,一脸惆怅地出门:“五哥呢?我们继续练球吧。”

薛遥无奈地回过头,这才注意到七皇子雪亮的双瞳!

他笑了,走到小胖崽身边,俯身耳语道:“殿下如果想喝奶,就答应我一件事,今儿回宫后,给汐妃娘娘讲一则故事,好不好?”

  • 暴君的炮灰男后番外 截图1
  • 暴君的炮灰男后番外 截图2
  • 暴君的炮灰男后番外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永乐国际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津ICP备160035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