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兄弟成了个恋爱脑安日天-我兄弟成了个恋爱脑章节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永乐国际官网 > 耽美 > 我兄弟成了个恋爱脑

我兄弟成了个恋爱脑

我兄弟成了个恋爱脑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长佩

作者:安日天

时间:2019-02-19 15:53

评语:无论什么理由,你背信弃义,就要承担后果。

《我兄弟成了个恋爱脑》by安日天小说的主角是“我”,是由安日天所写的一本耽美小说,我兄弟成了个恋爱脑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快穿文,立志于拯救那些变成恋爱脑的“兄弟”,主攻,无记忆快穿,非切片,常规操作先虐后爽。

精彩节选:

我生在临城,长在临城,父母都是商人。他们忙于工作,并不怎么管我,但我有个很好的小学老师,她很认真地扶着我的肩膀,说:“你要好好读书。”

“好好读书”这四个字,就成了我的座右铭。

我记得有一次小学数学考试,满是乘法的卷子里,出现了一个除法题,同班的同学大多都空着了,但我填了上去。

数学老师夸奖了我,问我为什么会这道题,我想了想,回答她:“我看了数学书的后面,就记住了。”

她摸了摸我的头发,夸我是“好孩子”。

仿佛是一语成箴。

从小学、初中、高中,我一路都是好孩子,无论学年的人数是两百、四百、还是八百,我都稳稳地在学年的前三名之内,我的生活,除了上课,只有学习。

我是热爱学习的,我喜欢做卷子,喜欢解决难题,喜欢听老师讲课,喜欢像海绵一样吸收知识。

高二文理分班,文科实验班的老师和理科实验班的老师都喊我过去办公室谈心,我给他们的答案都是需要思考一段时间。

但当我离开了办公室,扶着木制的楼梯扶手向下走,突兀看到宋东阳的那一瞬间,我想我不需要思考了。

宋东阳和我一样,穿着宽松的运动服,他身量比我高,并不像我这般瘦弱。但他的手又白又嫩,夹着一只点燃的香烟。

我走近他,就会沾染上香烟的味道。

我皱着眉,走近了他,顺手把他的烟从手中夺走,扔到了地上,还不怎么解气,干脆用运动鞋捻了捻。

他扯起嘴角,整个人像有了几分精神,似笑非笑:“刚去你班级,没找到你。”

“老师喊我去办公室,聊文理分班的事。”我同他没什么可避讳的,干脆就直说了。

“决定好了?”

“理科班,跟你一样。”

他像是很高兴似的,抬手帮我理了理衣领,说:“以后跟我上一所大学?”

“得看你去哪所,”我非常严肃正经地反驳他,“我要去最好的那一所,如果你考得差了,我不会为了你放弃我想去的大学。”

“你可真实诚,”他语气带着埋怨,却是一脸轻松,“都不会说点好听的话,哄哄你哥。”

“哄你是你以后女朋友的事。”我打趣他,心里却不认为他短时间内会交女朋友,毕竟他比我大一届,已经高三了。

“嗨,我哪辈子能有女朋友,别寻哥开心啊。”

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宋东阳就一单身狗。

“好好学习啊——”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绕过了我,准备向上走。

我也迈开了步,走下了一阶台阶。

阳光落在我的脚下,渐渐地,我听不清了他的脚步声。

我没有回头看他,我以为这只是一次寻常的、普通的相见,却未曾料想过,这会是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最后一次见到正常的他。

第二天,天气晴朗,我将选择文理科的表格填好,送到了班主任的手中,他低头看了看表格,叮嘱我:“戒骄戒躁,好好学习。”

我重重地点了头。

课间操的提醒铃声响了,我和同学一起向楼梯拥挤,入目的是一片蓝白的海洋,都是穿着校服的我的同学、我的伙伴们,但在一片蓝色之中,我看到了一抹红。

那是个高挑漂亮的女孩子,她穿着红色的裙子,眉头微蹙,像是在不高兴。

我看了她几眼,她猛地抬起头,看向了我,视线并不怎么友好,我就尴尬地转回了头。

身旁的张鹏一边推着我向前走一边说:“估计是新转来的,还没校服吧,不过你说天这么冷,她怎么穿这么少,要美不怕冻啊。”

“别这么说人女生。”

我怼了张鹏一句,他就嘿嘿一笑,换了个新的话题。

我们迅速地排好队,按照自己惯常的位置站好,等着广播室传出指令,让我们四散开,准备跳课间操。

但我们等了一会儿,却发现我们的老师们扛着椅子和桌子,向主席台上搬,显然是要布置一个台子了。

“哎,有消息说今天要开全校大会么?”张鹏轻轻地问我。

“没消息啊。”我也十分纳闷,一般开这种全校大会,都会提前布置好台面,因为要照顾高三生,他们的时间有限,而他们的老师,恨不得干脆把课间都取消掉,再塞些知识点给学生们。

布置台面布置了小半个小时,高一高二生们大多开始小声交谈了,高三生的教导主任带着几个班主任进了教学楼里,去和校领导沟通,但他们进去了没过多久又出来了,面色却都很不好看。

耽搁了一个小时后,台面终于搭好了,校领导们也纷纷走上台,他们簇拥着一个红裙子的女生,正好是我和张鹏刚刚看到的那位。

或许是优秀师姐?特地过来做演讲的?

我正想着这个可能性,就校长将话筒递给了她。

那女生举起话筒,脸上带着骄傲的笑容,她说:“大家好,我是马菲菲,很高兴今天能转学到临水一中……”

她还没有说完话,底下人就“嗡——”地一声炸了。

我也有点生气,干脆抿紧了嘴唇,在临水一中建校六十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学生这么大的架子,转校过来要开全校大会。

校长拿起了另一个话筒,紧急控场,他说:“肃静,这都像什么话?”

我们失望而愤怒地盯着他。

他却跟我们讲了马菲菲的经历。

原来马菲菲刚刚得了国际钢琴比赛的银奖,而且热衷慈善,是位很了不起的女孩,迎接这么优秀的同学加入我们,用上全校大会,似乎也勉强说得通。

马菲菲仿佛不受丝毫影响,继续开始了她的自我介绍,她说了足足四十分钟,最后充满自信地停止了发言。

场面瞬间变得很尴尬,因为无人为她鼓掌。

我也不想鼓掌,她耽误了所有人长达两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说全校欢迎大会她无法拒绝,那至少可以精简发言,而不是让她的学长、学弟和未来的同学们瑟瑟发抖地受冻。

她介绍自己的时候,我一直在低头背单词。等她讲完了,我抬起头,恰好与她的视线相对。

她又盯着我看了,依旧是那种很让人不舒服的视线,隔着很远的距离,让我如坐针毡。

冗长的会议终于结束了,我们开始按照班级陆续返回教室。

当我们坐在教室里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拧开瓶盖准备喝热水的时候,班主任脸上有些尴尬地进了门,而他的身后,跟着的竟然是马菲菲。

马菲菲原来是转到我们班——这是什么运气。

我后桌,也就是张鹏,戳了下我的后背,说:“那女生盯着你看呢,你怎么得罪她了?”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得罪她了,干脆就不说话。

老师把马菲菲安排到了三排靠窗的位置,表情依旧不太好,但摊开书本就开始讲课了。

我也打开了笔记本开始记笔记,一时之间,教室里只有笔划过纸张的沙沙声。

  • 我兄弟成了个恋爱脑 截图1
  • 我兄弟成了个恋爱脑 截图2
  • 我兄弟成了个恋爱脑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永乐国际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津ICP备160035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