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大道卡比丘-日落大道章节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永乐国际官网 > 蔷薇 > 日落大道卡比丘

日落大道卡比丘

日落大道卡比丘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长佩

作者:卡比丘

时间:2019-02-19 16:30

评语:十二月二十五日上午,陈泊桥上庭了。

《日落大道》by卡比丘小说的主角是陈泊桥章决,是由卡比丘所写的一本耽美小说,日落大道主要讲述了:陈泊桥在第五军事监狱度过了自己的二十九岁生日,在这期间,他的父亲离世,他曾经的战友被执行枪决。而今天是他被出庭审理的日子,最后的审判结果是——死刑。

精彩节选:

这天半夜里,章决发高烧了。

陈泊桥也不知道章决是什么时候烧起来的,他和章决没睡在同一间房里。

几小时前,当车停到安全屋楼下时,章决眼睛睁开了,不过酒没有醒。

陈泊桥伸手在章决面前晃了晃,见章决一动都不动,眼神毫无焦距,便问他:“还能不能自己上楼。”

章决听罢,想了一会儿,点点头,很听话地下了车,慢慢跟着陈泊桥走上了楼,又走进卧室躺上了床,安安静静地继续睡觉了。章决睡相很好,侧着蜷在床的一边,受伤的左臂搭在被子上,小臂曲着,露了半个创口贴。

卧室顶灯的光是冷色调的,而章决则因为醉酒,白皮肤上终于泛出了少许血色,即使一动不动,也不再那么像一尊石膏像了。

章决的身体很完美,也很完整,肉眼可见的伤口,只有方才他自己拿笔刺的那一处,不像陈泊桥,参军这么多年,到处是伤。

陈泊桥抱着手臂,在不远的床尾看着章决,心说章决大概确实没入过伍,也没受过伤,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刺一下,就皱着眉头开始喊疼。

他又想,章决幼年时应该是那种不吵不闹的乖孩子,被保护得很好,今生做过最离经叛道的事,可能是远渡重洋来亚联盟捞个自己喜欢的死刑犯。

森那雪山,艾嘉熙,Harrison,和一种需要随身携带注射药品的病。

陈泊桥想知道得更加清楚,又觉得似乎并不必听章决亲口说出来。毕竟他从来与迟钝一词无缘,有眼睛会看,也有脑子会想。

床头的电子钟在整点发出了“滴”的一声提示,陈泊桥不再枯站,他在卧室里翻找了一阵,从柜子里找出一床薄被,铺在客厅沙发上,把卧室大床留给了不省人事的章决。

陈泊桥去浴室把装扮卸了,给裴述去了个电话,通知裴述,他与章决会在八天后出发。

裴述早晨离开了曼谷,紧急回亚联盟北方与一位重要人物秘密地碰了面。他把与对方见面谈话的内容、以及新制定的计划对陈泊桥说了个大概。

两人谈了许久,最终决定在游轮航行过半时,将陈泊桥的行踪透露给总统,人为制造一起公开的追捕。他们亟需弹劾总统的机会,陈泊桥就不和章决一起抵达北美了。

挂下电话,正想休息时,陈泊桥听见了从卧室传来的章决的呓语。

一开始,陈泊桥以为章决是在说梦话,但过了几分钟,章决还是断断续续呻吟着,听起来好像很不舒服,陈泊桥便站起来,走进卧室,把灯开了。

章决仰躺在床的正中。

天花板上的灯一亮,章决动了一下,抬起右手,用手背盖住了自己的眼睛。陈泊桥又走近了一些,见章决有些干燥的嘴唇张开着,用比平时低哑的声音,模模糊糊地吐着让人听不懂的、支离破碎的句子。

“药。”章决忽然说了一个陈泊桥熟悉的字,然后把盖着眼睛的手移开了。

章决半睁着眼睛,脸颊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又说:“冷。”他摸索着抓起被子,裹在身上,重复:“好冷。”

陈泊桥看章决的样子,觉得很不对劲,便俯身搭了搭章决的额头,感受到一阵烫人的高温。

“章决?”陈泊桥叫他,“能听见我说话吗。”

章决看向陈泊桥,好似在仔细辨认对面的人是谁,在陈泊桥以为他要说话时,他慢慢闭上了眼,把被子拉起来一点,盖过头顶,整个人躲进了被子。

陈泊桥愣了愣,看着鼓起一团的被子,觉得十分无从下手,便先在屋里里里外外找了一圈,找了到紧急药包,从里头翻出一支耳温计和一盒退烧药。

他拿着耳温计,把章决从被子里抓出来测了体温,三十九度一。

章决被迫重新暴露在被子外的灯光和空气中,脸色便不大好看,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他整个人像被高烧蒸透了一般,眼睛呆滞地看着前方。

陈泊桥扶着章决,让他靠着靠枕,两人挨得很近,陈泊桥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去外面给章决倒水的时候,他才想到,一般人发高烧,信息素的味道会变得很浓郁,但不知为什么,章决几乎什么气味都没有。

不过人与人不同,陈泊桥倒完了水,也并未细想。

退烧药是需要吞服的胶囊,陈泊桥扳着章决的肩膀,让章决再坐起来一些,又把杯子放在章决嘴边,循循善诱:“先喝口水。”

章决张开嘴,陈泊桥手微微倾斜,把水倒入章决嘴里。章决眼睛睁大了,但人非常不配合,没把水含住,水沿着章决的嘴角下滑,全淌到了衣服和被子上。

以往在战场上,战士们都是轻伤不下火线,陈泊桥对这种小病小痛的处理经验几乎为零,他无奈地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用纸巾把水渍擦了,决定换个方法,先给章决喂胶囊。

章决身上湿了,人清醒了一些,他自己坐直了,垂眼看着陈泊桥手里的胶囊,好像是思考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陈泊桥,不是这个,你拿错了。”

章决终于不再像之前那么小心翼翼,也不再那么畏手畏脚,他连名带姓叫陈泊桥,皱起眉头,又算不上是生气,好像仅仅因为陈泊桥拿错了药有点蠢,他就稍稍有了一些底气一样。

陈泊桥立刻说:“换新的了,效果是一样的。”

发高烧的章决比不发烧的更好骗,他先是狐疑地看了看胶囊,说:“是么?”再和笃定的陈泊桥对视了两秒,把药拿了过来,说:“那好吧。”接着就塞进嘴里。

但章决紧紧地闭上了嘴之后,就不动了,陈泊桥怎么说他都不愿意张开,更别说喝水吞服胶囊了。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章决的脸突然垮了下来。

“有点苦。”章决说。他把舌头伸出来一些,舔了舔上嘴唇。

他舌尖上有些白色半化的粉末,大概是把退烧药含化了,才觉得很苦。陈泊桥见状,又把水杯递了过去,章决这次接了,吞了几大口水,把杯里的水全喝了,放到一边,然后闭上眼睛,躺回了枕头上。

不管是怎么吃的药,总也算是吃下去了。

陈泊桥又守了章决一阵,等到章决热度退下去大半,也不再胡言乱语,才去外面睡了。

第二天早上陈泊桥睁开眼坐起来,抬眼看向卧室时,章决正站在门口。章决已经换了一套宽松的深色衣服,皮肤重新变得苍白而缺乏血色,神情也恢复了正常,他看着陈泊桥:“你醒了啊。”

章决的声音还是有些低哑,像没睡醒。

不等陈泊桥说话,他又说:“我昨晚是不是发烧了?”

陈泊桥说是,章决顿了顿,问:“高么?”

“三十九度一,”陈泊桥说,“给你吃了退烧药。”

“谢谢。”章决说。

章决的视线一直留在别的地方,没和陈泊桥对视,也没问陈泊桥自己手上的伤是哪儿来的,他走到茶几边,倒了两杯水,又递了一杯给陈泊桥。

陈泊桥接过来,两人的手指短暂地触碰了一一秒。陈泊桥觉得章决的体温似乎仍旧不正常,便拿了放在一旁的耳温计,想让章决再测一下。

章决见状,后退了一步,一脸防备地看着温度计。

“我已经好了,把这个收起来。”他对陈泊桥说,仿佛温度计是什么洪水猛兽。

陈泊桥也没勉强他,把温度计放回去了。

章决没坐下来,他捧着水杯站在沙发边,始终离陈泊桥有一段距离。他像是很局促,又好像依然在不舒服。

“怎么不坐?”陈泊桥问他。

章决摇摇头,似乎在想什么事,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我今天有事,要出去一下。”

陈泊桥观察着章决的神色,问:“不能带我?”

“是私事,可能明早才能回来,”章决的声音越来越低,仿佛在压抑什么不适似的,对陈泊桥说,“冰箱里存了一些速冻食品,你知道怎么做吗?”

陈泊桥看着章决的脸,缓缓地说:“不大清楚。”

“包装上都写了,”章决说着,俯身拿起陈泊桥放在桌上的手机,输入了一个号码,“如果还是不会,就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开着。”

把号码输好了,章决要把陈泊桥那支手机放回去,不知是不是没握紧,手机半路掉了下去,掉在了地毯上。

章决没捡,他站直了,又对陈泊桥说:“枪和车都留在这里,还有钱。”

说罢便转身出门了。

章决走得很快,陈泊桥走到窗边看,不多时便看见章决走进了街对面的巷子里。

陈泊桥先把自己的手机捡了起来,又坐着稍想了几秒,回房换了套衣服,又戴上墨镜口罩和帽子,拿把防身的枪,跟了出去。

章决或许确实是身体确实不舒服,他走得很慢,陈泊桥不多久就跟上了章决。章决没有开导航,也没走远,穿过一条街,拐进了一条有些古怪的小巷。

陈泊桥在巷子口记住了章决进了哪扇门,过了十分钟,才走进小巷。

巷子两边都是门很小的旅店,店招清一色的桃粉,写着泰文和英文,旅店玻璃门上大多贴着一些低俗的图案,有些还有大大的房间标价,以及几种套餐价格。玻璃门后有厚厚的布帘,看不清旅店里的景象。

陈泊桥走了几步,身后有人也进了巷子,他往回看了一眼,是一对几乎要贴在一起的小情侣。他往边上让了让,小情侣经过他身边,进了其中一家。

陈泊桥走到章决进的那一家门口,推开玻璃门,又拉开了布帘,走进去,不宽敞的厅里摆着一台有大液晶屏幕的自动贩卖机。液晶屏上轮番播放着房间内部装修的照片。

这是一家无前台的的自助情人旅馆。

陈泊桥靠近贩卖机,随意操作了几下,发现旅店只有三间房被锁定了,其中一间房的等待倒计时最长。

他自己也挑了一间房,买了四个小时,付完钱,一把钥匙掉入了贩卖机的取物口。取出了钥匙,陈泊桥仔细看了看,钥匙很薄,齿痕单一,最容易开的锁型。

在倒计时最久房间所在的楼道口,陈泊桥给章决打了电话。

情人旅店的隔音做得实在很差,陈泊桥听见了手机响。过了一小会儿,章决接了陈泊桥的电话。

“怎么了?”章决低声问。

章决的声音很虚弱,背景音却很静,陈泊桥无法判断章决房里有没有别人。

“你在忙吗?”陈泊桥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把穿钥匙的钢圈一点一点掰直,“我不会开火。”

“你要做什么?”章决问。

“想热个面包,”陈泊桥随口说着,把钢条压在墙壁的直角上,扣成了两段,“饿了。”

章决静静地呼吸了两次,教陈泊桥说:“你用烤箱吧,先预热。”

“预热是什么?”陈泊桥又问。

“……你把温度,调到一百八十度,”章决说话有些缓慢,“然后打开烤箱,等十分钟。”

“知道了,”陈泊桥说,“谢谢。”

“还有事吗?”章决又问。

“没有了,你还在忙?”陈泊桥低头,收起手,问章决,“是工作吗?”

章决顿了一会儿,很轻地“嗯”了一声。陈泊桥便说“不打扰了”,挂了电话。

陈泊桥在拐角站了一会儿,缓缓走到了那间房门口。他很轻易地用钢条打开了房门。房门后有道很窄的玄关,一股甜让人无法忽略的气味从里涌出来。

发情的omega的信息素气味。

陈泊桥曾经受过特殊训练,对omega的信息素抵抗能力很强,但这次的味道有些特殊,有他曾在一个alpha身上闻到过的苦杏味道,以及烟味。

他很轻地掩上门,往前走,走进房间里。

床上没有别人,只有章决。

空气中有很轻微的震动声,章决半躺着,腿间搭了一块看起来很柔软的毯子,脸色带着一层薄红,腿蜷起来,膝盖和脚踝都泛起绯色。

章决的右手抬着,手腕贴在面颊边,食指和中指之间夹了一支烟,烟灰积起一长段,颤颤地连着还没烧尽的烟卷,手机掉在枕头边,屏幕暗着。

看见陈泊桥进来,章决没反应过来,他双眼无神地看着陈泊桥的方向,吸了口烟,烟雾从他润红的唇间飘出几缕,很快便散了。

  • 日落大道卡比丘 截图1
  • 日落大道卡比丘 截图2
  • 日落大道卡比丘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永乐国际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津ICP备160035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