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水在镜中-璀璨章节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永乐国际官网 > 蔷薇 > 璀璨水在镜中

璀璨水在镜中

璀璨水在镜中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长佩

作者:水在镜中

时间:2019-02-19 16:44

评语:花孔雀大明星攻x性冷淡小演员受

《璀璨》by水在镜中小说的主角是沈元枢安璇,是由水在镜中所写的一本耽美小说,璀璨主要讲述了:一场红毯之路上的意外,沈元枢和安璇之间产生了交集,小透明和大明星之间的别后重逢。有的人之间的缘分其实从很早之前就已经注定。

精彩节选:

混沌之中有人伸手在背后抱住了他。安璇想也没想,反手挥出去,只听见一声痛哼。随即是沈元枢含混的怒吼:“卧槽!”

安璇视野模糊,艰难地回过头去。

只见沈元枢捂着下巴,正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你什么毛病!”

寂静远去了,周遭重新嘈杂起来。安璇艰难地呼吸了几次,沙哑道:“对不起……”

沈元枢本来瞪着他要发火,不知怎么气势又弱了下去。他盯着安璇看了一会儿,嘟囔道:“你知道我的脸值多少钱么……”

安璇喃喃道:“对不……”

沈元枢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

安璇茫然地回望过去。

那人见他发呆。当即重新伸出手,将他稳稳地扶了起来。

那天后来的事有些混乱。沈元枢的助理很快赶了过来。安璇被拖上了车,车却没回酒店,而是把他送到了医院。

再醒过来时,苏镜瑶正坐在他身边,一面处理工作,一面陪他打点滴。医生的诊断是急性胃肠炎,加上过度劳累,需要休息几天。刚好之后几天都没有安璇的通告,也就不用额外请假了。

苏镜瑶对沈元枢的好心感到意外,紧接着就很高兴。不管是不是表面功夫,关系好总是比关系差要好得多的。私生大闹片场的事作为小道消息传播了一阵,很快就被沈元枢团队那边的敬业通稿盖掉了。通稿说沈元枢连拍四十个小时大戏,仍然兢兢业业,下巴受了伤都不放在心上。有粉丝从小道消息里扒出沈元枢送同事去医院的事,又夸他人帅心善,说好人有好报,都是因为沈元枢去做了好人好事才躲过了私生。

安璇听了这些话,没说什么。他觉得有点儿对不住沈元枢。事后发了消息过去,道歉和道谢,那边也没有回。于是就和苏镜瑶商量,让她准备一点儿谢礼。

苏镜瑶表示指望他想起这些黄花菜已经凉了,自己早就去当面道谢过了。

安璇就不再问了。

医院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地方。安璇拗不过苏镜瑶,勉强住了两天。然后借口睡不好,要求出院。

确实睡不好。只要一闭上眼睛,往事就会不受控制地反复在脑海中浮现。那些事那么清晰,就像是一场循环播放恐怖电影。空气中的味道,视野前的色彩,地板的纹理……还有那些永远不会被遗忘的声音,以及触觉——剧痛,还有别的什么,他不愿去想的东西。

它们从内部和外部,共同吞噬着他。

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安璇心知肚明。但他没有其他的办法。工作来之不易,他不可能丢开剧组的事去休息。

只希望这一切都是暂时的。

医生说已经没事了。他安慰自己。药也已经停了很久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这些他都没有对苏镜瑶说。但苏镜瑶显然猜到了什么。出院后,她没有立刻回去工作,而是留在了安璇身边。甚至一度试图想要让夏孟阳也过来陪一陪安璇,被安璇制止了。

离春节还剩不到一个月了。夏孟阳的剧组要赶在过年前杀青,正是忙碌的时候。安璇不想耽搁他的工作。

事实上,他不想因为自己,麻烦任何人。

没戏的日子无非就是呆着。安璇的爱好有限,医生又让他注意休息。他闲来无事,只能在房间里耗腿耗腰。苏镜瑶跟了他几年,每次看着他把身体弯折和拉扯成奇怪的姿势,就觉得自己浑身骨头缝儿疼。安璇自己却说这样抻一抻会舒服,据说还曾经试图安利夏孟阳,理由是拍打戏会好看一点。夏孟阳哪里肯信他的鬼话,早早溜之大吉了。

安璇腿卡在墙上发呆,苏镜瑶在旁边拿着手机给他讲笑话。讲了十几个,口干舌燥,也没见安璇给面子笑上一笑。气得苏镜瑶把手机一丢:“赶明儿我要给你开个直播,你什么都不用干,就坐在那儿,让老铁们讲笑话逗你。谁要是能把你逗笑了,我倒找他一万块钱。”

安璇还是没笑:“我没有钱,工资要等杀青后才能发。”

苏镜瑶长叹一声,不说话了。

休息的日子总是很短。临近春节,普通人等着过年,艺人却要等着工作。就算是没什么事的,也得给粉丝录个过年祝福之类的。苏镜瑶临走的那天,东溪下了雪。安璇捏了个小雪人,捧在手里,简单地说了几句祝福的话。苏镜瑶拍了照,录了视频,预备着春节的时候发到网上去。

安璇送她去车站。江南的冬天看着美,其实又湿又冷。剧组条件也不好。人在这里,是很遭罪的。《逐鹿》要赶拍摄进度,安璇的春节要在剧组过了。

苏镜瑶知道,这个都是没办法的事。但她仍然要忍不住抱怨几句。反倒是安璇劝她,说自己回家去也是一个人,在哪里都一样的。

车来了,安璇帮她把行李送上去,挥手告别。

苏镜瑶看着白雪地里,那个俊秀的身影越来越小,忍不住眼眶一热。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难过。

苏镜瑶走了,安璇终于不用继续将这场平安无事演下去了。他在车站边的冰凉的椅子上坐下来,抬头看着天上的落雪。

雪一落就把什么都盖住了,不管下头是什么,至少看上去一切干干净净,洁白无瑕。可惜,他的人生,连这一场落雪都是奢望。

噩梦频繁侵袭着他。有几次他午夜醒来,一时竟然分不清楚自己是在哪里。是那个十几年前的剧组,还是那个逃不出去的医院……他不知道。最后他拿水果刀割破了手心。疼痛把他拉回了现实。

像好多年前一样,疼痛是伤害过他的东西,却也是唯一能解救他的东西。

但是也和好多年前不同了。现在还有另一样可以解救他的东西——工作。

选择做演员,有一个极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忘掉自己,成为别人。去经历别人的悲喜,去过别人的人生。逃离此处,去往彼处——对安璇来说,没什么比这件事更诱人。

新的通告下来,安璇照旧在片场每天等着自己的那一点点戏。但熟悉他的工作人员,都觉得他身上有什么东西微妙地变了。安璇是科班出身的演员,入戏快,出戏更快。但现在不是了。有时候能明显感觉到,他的情绪还一直留在戏里。

沈元枢有一次用戏里的台词逗他,安璇回头,叫的是“殿下”,说不清是玩笑,还是故意为之。

打从那次私生追车之后,沈元枢与安璇就不动声色地疏远了。大明星心思难测,近近远远都好像是很寻常的事。安璇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也没有太过留意。

沈元枢明显心情不好。他心情不好,状态就不好。所有人都被他拖着,反反复复地拍。安璇倒是没有什么怨言,但其他人是怨声载道的。这样进度拖着拖着,他们在小年时迎来了一场要命的重头戏——跳江。

深冬了,即使水面不结冰,这个温度也很要人命。安璇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演员这个职业特殊,拍戏本来就是要吃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苦的。而且现在和从前也不一样了,替身很多——明星不愿意遭这个罪,花钱请人就是了。

所以当他看到沈元枢出现在片场,身边并没有带替身时,着实有一点惊讶。

临近岁末,沈元枢通告很多,每一次出现,都是匆匆忙忙的。安璇有好几次看着他在片场吃着吃着饭睡着了。这种状态下要拍跳水戏,无疑是拿命在拼了。

这场戏太特殊,反复重来是不现实的。所以大家提前准备,走了好多次场。最后排练得万无一失了,才开始正式开拍。

船上夜里悄无声息地混进了刺客。明犀为护越王,与他换了衣裳。越王先行跳水逃生。明犀留在船上拖延时间,最后中了一刀,抵挡不住,也跌入水中。

惊心动魄的一场戏。

明犀心跳如鼓,拼死护着越王逃命,几次以肉身抵挡白刃,方换来主人一线生机。

落入水中的明犀闭目待死,再醒来时却发现被赶来的卫士所救,又一次逃过一劫。也是从这一次起,越王开始完全信任他,他得以成为越王的心腹。

安璇落水时只觉得寒冷一下子就把自己包裹住了。他本能地挣扎了几下,然后便任由自己沉了下去——明犀本就是存了死志的。

湖水冰冷,可习惯了,又觉得飘悠悠地。有那么短暂地一刻,他心里涌起一个疯狂的念头——就这样死了,其实也不错。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有一团黑影从水下向自己飘来。

夜晚的湖水黑乎乎的,但他还是借着头顶微弱的光看清楚了——那是沈元枢。

沈元枢两腮鼓得像金鱼一样,明显在水下已经力竭了,却仍然拼命向安璇伸出手来。他在水底下也是个张牙舞爪的样子。安璇看着沈元枢变形的脸,突然觉得鼻子有一点儿酸。

他翻身蹬了一下水,抓住了沈元枢的手。

  • 璀璨水在镜中 截图1
  • 璀璨水在镜中 截图2
  • 璀璨水在镜中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永乐国际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津ICP备160035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