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第一小白脸一十四洲-仙道第一小白脸章节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永乐国际官网 > 蔷薇 > 仙道第一小白脸一十四洲

仙道第一小白脸一十四洲

仙道第一小白脸一十四洲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晋江

作者:一十四洲

时间:2019-02-22 11:18

评语:后来我行走江湖,全靠她罩,成为了闻名仙道的第一小白脸。

《仙道第一小白脸》by一十四洲小说的主角是林疏凌凤箫,是由一十四洲所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仙道第一小白脸主要讲述了:要说江湖中谁运气最好,所有人都会酸溜溜的说出一个名字“林疏”,但是后边还会有诸如“吃软饭”“靠女人”“小白脸”之类的词,但是林疏心安理得,直到他发现自己的未婚妻下边掏出来比自己还大。

精彩节选:

这样胡思乱想一番后,林疏开始练习《清玄养脉经》中的呼吸吐纳法。

书中讲,呼吸吐纳,可固根源,每天静息打坐,使吐息均匀、细缓、深长,是为吐故纳新,长久之后,经脉状况会逐渐改变。

林疏摒去杂念,照着书中口诀做,吐息逐渐匀长,渐渐沉浸其中,一个时辰后才缓缓转醒。

这种感觉很熟悉,类似上辈子运行大周天后的入定。

他伸出右手来。

很孱弱的一只手,月光下可以看见略微苍白的手心,一些浅而凌乱的掌纹。

吐纳结束的时候,这只手有点发热,少阳经和中冲穴变化尤其大,里面有一点点微小的真气。

林疏重新拿起放在床边的《清玄养脉经》,把吐纳的部分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并没有提到这种状况。

——见效这么快的么?

他收回手,决定再试一次。

这次入定的时间比之前还要长一些,醒来时已经月至中天。

他的右手已经不怎么热了,只有一些残余的感觉,那一团微小的真气也消散了一大半。

他重新翻书,几乎要把书页看出花来,也没有找到原因。按理说,这种吐纳法的作用类似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既不该迅速出现效果,也不该效果出现反弹。

林疏陷入思考。

这不应当。

思考无果,他慢吞吞躺下来,打算明天再试。

——总归不是坏事。

第二天清晨,林疏醒得很早。

如果按照现代的时间,应当是凌晨四点。

他以前一贯是这个时候起床练剑,即使现在不练了,也习惯在这个时间醒来。

昨天发热的右手,今天已经彻底恢复正常,但阻塞的经脉竟然通顺了那么一丝。

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丝,但放在自己这一具堪称修仙无望的身体上,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林疏于是又开始一轮吐纳。

一个时辰后醒来,探视经脉,毫无变化。

林疏:“......”

这就有点玄学了。

他没再继续探究,打算开始练习《子午锻体法》。

名字很仙气,其实是强化版广播体操。

原因无他,其它锻体法诀都要有真气流动来配合,林疏并没有真气,只能找最基础的功法——就只剩下广播体操。

看着那上面的动作,林疏感觉自己变成了清晨五点的广场上早起打太极拳的人,离养生只差一杯枸杞。

走出竹舍后,外面晨雾浮动。

他的房间坐北朝南,隔着中庭,正对着的那一边是凌凤箫的房间。

遥遥望去,如烟的竹海后,属于凌凤箫的那一片地方,据越若鹤所说,被凤凰山庄的女孩子铲平,挖了竹子,换上牡丹——可能她们觉得竹子并配不上自家的大小姐。

也不知她们用了什么法子,九月的季节,牡丹丛仍深粉碧绿一片,远远看去,云蒸霞蔚。

云蒸霞蔚中有一点红影,凌凤箫竟也起得很早,在练刀。

三尺刀,刀锋如水,林疏推开门的一霎,刀芒行云流水一转,正划出一道凛冽的飞光。

林疏面无表情又把自己关在里面。

人家练漂亮凌厉的刀法,自己在对面歪歪扭扭做广播体操,实在不大好看。

他又将窗子的竹帘拉上,才安心练起功法来。

《子午锻体法》很薄,只有三套动作,难度依次加大,因了这具十层楼都爬不上去的身体,只能做第一套,整套流程下来有大半个时辰,把浑身上下折腾了一个遍,做完的时候,全身的肌肉都颇为酸痛。

林疏上辈子只修剑,并没接触过这样纯粹了增强体质的功法,一时感觉有点神奇,打算接下来的时间好好研究一下。

他出了些汗,走到卧房后的一个小房间。

房间里设了一个玉浴桶,其上有阵法,会凝聚竹林上空氤氲的仙雾,成为灵泉,聚满则止。

灵泉难得,功效亦不凡,甚至可作疗伤之用,自然也对身体有所进益。

——正如百晓生所说,学宫早已将一应事物备齐,使弟子能够尽量免去俗务,勤勉修炼。

但是,它不太热。

林疏出来的时候,打了一个喷嚏,感觉自己又要凉了。

他回了床上,抱着被子看功法。

大约辰时,外面逐渐热闹起来,越若鹤兄妹俩隔着中庭说了几句话,越若云又用仰慕语气和凌凤箫说了几句话。

又过一会儿,远远传来凌宝尘和凌宝清的说话声,声音越来越近,凤凰山庄的女孩子们分散住隔壁和风细雨苑、金风细雨苑与斜风细雨苑,现在约莫是过来找凌凤箫。

林疏又打一个喷嚏。

确凿是要凉了。

他绝望地起床,绝望地出门去琉璃天吃饭。

好死不死,吃饭的时间又和凌凤箫一行人撞了。

他余光看到后面一片红影的的时候,想溜掉去一边,却被凌宝尘叫住了。

“林疏!”凌宝尘拍手笑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穿这身衣服,倒是很仙气了!”

凌宝镜也笑:“这位新师弟,明明不疯不傻,鬼城里你搞成那个样子做什么?这样多好看。”

林疏想,鬼城那一夜,可以预想,将成为他一辈子洗脱不掉的黑历史了。

偏偏凤凰山庄的女孩子又都是一群天真活泼的促狭精,要揪住不放。

他没什么促狭话可说,只能道:“你们也好看。”

姑娘们又笑成一片:“你嘴也变甜了,这马屁却拍的不对,有大小姐在,谁敢说自己好看?”

林疏摸了摸鼻子。

凌凤箫看着她们笑闹,眼里也有点笑意,淡淡道:“别闹。”

凌宝镜吐了吐舌头,对林疏道:“我们先走啦!”

她们又继续蹦蹦跳跳往前走。

错肩而过的时候,晨风吹荡,刮起了凌凤箫额边一缕墨黑的头发。

林疏发现自己竟然怔了一下。

凌凤箫确实很好看,他不知道怎么形容。

凌宝尘她们几个也各有各的漂亮,但确实没有凌凤箫那样......

林疏想不出贴切的形容词,那是一种混乱颠倒的感觉,仿佛逼近了审美的极限,漂亮到了盛气凌人的地步,甚至让人不敢久视。

他的审美被刷洗一番后,有点飘忽,来到饭堂后,默默开始吃。

吃到一半,越若鹤却来了,越若云随即也在越若鹤身边落座。

越若鹤一脸兴奋:“林兄,我在路上看到你了,你和凤凰山庄很熟?”

林疏道:“认识。”

“妙啊!”越若鹤道,“林兄,带我一个!”

林疏:“?”

大概是看出了他的迷茫,越若鹤道:“你竟不知道么?”

林疏不知道。

越若云问:“什么东西?”

越若鹤道:“妹妹,你不能听。”

越若云:“?”

越若鹤靠近了一点:“林兄,你可想过以后的道侣?”

林疏:“没有。”

“那你可要抓紧机会,”越若鹤神神秘秘道:“凤凰山庄!背靠山庄好乘凉!”

林疏:“......怎么说。”

越若鹤道:“你看咱们学宫有钱吗?”

林疏:“有。”

那些琼楼玉宇,仙家阵法,功法典籍,都是珍贵之物。

而学宫供应诸多物件,却又不收一点束?。

“咱们学宫的钱,一半是朝廷在给,另一半呢,就是凤凰山庄,”越若鹤道,“凤凰山庄富有四海,不瞒你说,林兄,若是走在街上,一半的店铺产业,背后都有凤凰山庄的经营。”

“你想想,若是有了凤凰山庄的道侣,你修炼从此就再也不愁丹药,不愁天材地宝,不愁绝世秘籍,更别提......”说到这里,他咳了一声,“我妹妹在这儿,林兄,你意会就好了,总之,做了凤凰山庄的姑爷,少修炼四十年。”

林疏意会不出来,但他已经知道了。

这个仙道,不仅没有仙风道骨,还整日幻想富婆。

真是世风日下。

越若鹤纠缠一番,从林疏这里得到了凌宝清凌宝尘几个女孩子的名字和性格,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离开前还叮嘱林疏务必对这件事情上心,仿佛一个操心的老父亲。

林疏继续安静吃饭。

他师父还在的时候,曾经叹息:“徒弟,你以后要是能找到女朋友,猪都能飞上外太空了。”

猪自然是飞不上外太空的,可见他也是不会有女朋友的。

更别提是富婆女友。

还是多修炼四十年吧。

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人就应当这样。

  • 仙道第一小白脸一十四洲 截图1
  • 仙道第一小白脸一十四洲 截图2
  • 仙道第一小白脸一十四洲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永乐国际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津ICP备160035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