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扎纸匠叶小天-最后一个扎纸匠章节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永乐国际官网 > 灵异 > 最后一个扎纸匠

最后一个扎纸匠

最后一个扎纸匠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

作者:老中医

时间:2019-02-27 09:19

评语:小说经典,灵异必读。

《最后一个扎纸匠》小说的主角是叶小天,最后一个扎纸匠是由作者老中医所写的一本灵异悬疑小说,最后一个扎纸匠小说讲述了:作为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扎纸先生,从小跟着祖辈学习手艺,一直到自己亲自扎出一个女性纸人之后,从此踏上了不归之路。

精彩节选:

“你不好奇吗?”

我拍了拍包上面积累下的灰,没想到二虎子办事是那么干脆利落。

二虎子听我这么问,好不容易停下来的嘴又开始不停歇了。

“你个扎纸先生还怕这些?见多了有什么好奇的呢?”

我想来怕被二虎子看轻了,立马回绝。

“才不是,还有多久才到。爷爷说了天黑之前必须回去。”

我始终相信爷爷的话,在我看来爷爷的话比那远近闻名的巫神婆的话都管用多了。

二虎听到我这话竟然有些不乐意,一手熟练的操控着小破面包车一边拿起一根烟叼嘴里。

“小天,你从小就那么听你爷爷的话,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一定要听他的话。我知道疙瘩岭底下有个好玩的位置……”

“二虎,我们去送个扎纸就走。”

二虎没理会我,直到下车之前都没有跟我再说过一句话。

来到了疙瘩岭这边事主家里,我将两个秀气的童男童女先交给了他们,再把爷爷扎的那些漂亮的纸扎一并递给了他们。

“小天,我今天不想回去了。”

二虎子四处环顾了一圈,下了一个决心似的开口告诉我。

我皱眉,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你不回去我一个人走回去。”

将东西递给事主并且收到一笔不错的酬劳时我坚决决定要离开这里。

于是我预估的想了想乘现在回去天色也不会见黑,赶在这之前回去就好了。

我没有再招呼二虎子自己就朝前方走去,脚步不停的迈着生怕回去晚了耽误了时间。

走了些路后原本晴朗的天色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变了天下起了雨。

天空一下暗了几分,看着豆大的雨点我想也没想就冲进了路边的一个山洞里。

这边叫疙瘩岭其实也因为这里崎岖的地理位置,两旁大大小小的山洞也很是奇特。

我躲进山洞里暂时准备避避雨,等这劲过了雨就会小起来了。

没想到天色越来越暗,雨却大的像永远下不完似的

我伸手摸了一把湿滑的石壁,一屁股找了个干净的位置坐了下来。

“哥哥,哥哥,你坐到我的脚了,疼。”

一声稚嫩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背后一阵发凉。

“你陪我们玩吧,我们好孤单。”另一个女童的声音也在背后发出。

我僵硬的扭过头转身看向他们,只见两个熟悉的纸扎孩子一脸天真无害的看着我。

这模样分明就是我中午才扎完的纸人,现在配上稚嫩的声音更像一个活生生的男孩了。

“你别怕。”

纸扎娃娃歪着脑袋看着我,神色也非常淡然。

我不怕个大头鬼咧,这穷山僻岭的地方,还是在山洞里面竟然出现两个我扎的纸人。

外面雨好像小了些许,我头也不回的立马朝外面冲去,一路上直奔着村子什么都没想。

等进了村子到家看到爷爷我才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爷爷见我淋了一身雨水接过我手里的钱袋就问。

“二虎子回去没,你去屋里洗个澡再说。”

爷爷推搡着我很是嫌弃的神情让我看得一清二楚。

晚上我扎完纸后就睡了过去,记得我睡觉睡的挺沉的。

没想到这次居然半夜醒了过来,身边一个冰凉的物体让我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阿嚏。”

“哥哥陪我们玩……”

这跟白天山洞里声音一模一样,听得我心里很是毛燥。

本来累了一天可以睡个安稳觉,这玩意大半夜还不让人睡觉了。

我看着两个会动的纸扎人不知道哪来的想法一手一个全给摔在了地上。

翻了个身继续睡觉去了,第二天一早我就去找爷爷了。

简单给爷爷说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我早就说过,你扎的不是纸,以后说不定还可以用上……”

最后一句话爷爷嘀咕的小声,我没有听清。

“你还得去张家一趟,有些事还没解决。”

爷爷话锋一转告诉我道。

我尽管我非常不想去张家听到爷爷一定要我去一趟只好过去看看了。

走在村里的路上我不小心听到了村口老妇人们的聊天内容。

“你听说没,昨天下了好大的雨。疙瘩岭那边啊还遭了泥石流,据说死了很多人。”

听到疙瘩岭,我立即竖起了耳朵。

“不过疙瘩岭村子那头的人也都还好,就是路上的人遭了秧,哎。”

老妇人重重叹息了一声,似乎惋惜着那些死去的人。

我倒是不在意别的,只想着二虎子到底有事没有,毕竟也是我以前的玩伴。

“哎,你过来,你手上这是什么。”

一个老妇人似乎发现我在这听了许久的墙角想要把我叫过去。

我正好低头看了一眼我的手,先前还没注意,我都忘记我的手上还有那种怪东西了。

“婶们,我还有事,先走了,下次再陪你们唠唠嗑儿。”

我一溜烟就跑得没了影,直到找了个没人的树后才仔细的观察起我的手来。

原本消失到很小的青紫藤蔓花纹这会儿不知道怎么又涨了起来。

我伸手搓了搓发现并没有感觉,又再次用来搓了两把。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爷爷让我去张家也是为了这个吧。

我撕下衣服上的一块布将手包裹起来,以免其他人看见了误会。

弄完后我就朝着张家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就感受到了阵阵晾意。

想当初热闹的张家现在也人走茶凉,开始冷落起来了。

我走过去伸手扣了扣门,让我没想到的是等来了夫人亲自开门。

“你是扎纸先生。”

张夫人通红的眼眶像是哭的眼泪都干了,也是,好好的一家一连走了几个。

并且连死因也不得而知,换了其他人也会受不了。

“我是,张夫人,你们家是不是有事……”

我故意说话只说一半想看张夫人反应,我没记错,爷爷可是说了他们自己做的孽。

爷爷哪怕是不想我参合,可能还是看在我手上有伤又让我来了躺张家。

夫人红着眼眶叹了一口气,作了个请的手势。让我进来。

我想了解到张家的来龙去脉,只好随着张夫人往里屋走去。

有些好奇也有些紧张,不过张家的事,我解决完手上的伤口也不该参合了。

  • 最后一个扎纸匠 截图1
  • 最后一个扎纸匠 截图2
  • 最后一个扎纸匠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永乐国际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津ICP备160035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