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天师张三开-最后一个天师章节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永乐国际官网 > 灵异 > 最后一个天师张三开

最后一个天师张三开

最后一个天师张三开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花与剑

时间:2019-02-27 09:37

评语:黑夜的都市,有鬼怪踽踽独行

《最后一个天师》小说的主角是张三开,最后一个天师是由作者花与剑、所写的一本灵异小说,最后一个天师小说讲述了:这时在一细看,又有了新发现,他的太阳穴那个部位居然出现了尸瘢,黑乎乎的一大块,烟雾迷茫的看不清楚,但还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么回事。

精彩节选:

我吓得腿发软,不自主的往后靠了靠,心里扑通扑通狂跳,彻底傻逼了,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场面。

这时在一细看,又有了新发现,他的太阳穴那个部位居然出现了尸瘢,黑乎乎的一大块,烟雾迷茫的看不清楚,但还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么回事。

活人就算在老,顶多是长老年斑,尸瘢活人是不会长的,这点我还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个活死人。

太邪门。

我又警觉往后靠了靠。

结果这时我在左右一看,那些笑呵呵的看着我的客气老人,也有问题,从他们的面相上看,稍微一仔细就都发现了太对,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发青。

这不是普通的青色,而是死人的颜色,气血不流动的颜色。

如果单独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还好说,可这时,围绕在丁大爷这个活死人的身旁,露着黄黄的牙齿,笑呵呵看着我,怎能分辨不出来,就是进入了鬼屋。

我才意识到,外面在烧火做饭,炕头应该是热的,房间也应该是热的,此时却是凉风习习。

“一屋子的死人啊。”

我不仅腿发软,整个人都软了,就差直接瘫软在那里了,“去你妈的吧,此行要凶多吉少啊。”

吓得我已经不知道干什么好了。

这时唯有丁宝财这个村长状态比较对,笑呵呵的还说呢,“丁大爷嗓子不好,今年九十多了还老抽烟,劝他他也不听,嗓子抽怀了。”

这不是抽烟的问题,而是他们在靠着烟味压低自己身上的尸臭,太阳穴都涨了尸瘢恐怕身体上也有了。

就是个死人,早就有尸臭了。

从牙齿上看,也能看出来,肯定是烟不离手,一直抽。

这时,丁大爷沙哑的声音还开口说道:“县长的事你都摆得平,我们村这点小事,三开师父应该手到擒来吧。”

声音哗啦哗啦的,好像电视信号不好。而且,一张嘴还有一股恶臭。

我不得不屏住了呼吸,连连晃手,“都是浪得虚名,浪得虚名。”

脑子里此时的第一想法就是赶紧离开这里,我就一混饭吃的风水相师,可不敢和恶鬼斗法,这村子就是鬼众聚财啊。

我可惹不起。

村长笑呵呵的说:“三开师父可不是浪得虚名,我去时人满为患,求他的人可多了,咱们村的事一定能行,一定能行,以后啊,一定能生儿子。”

也不知他知不知道,这些长辈都是活死人,都是鬼。

但我可以肯定,丁宝财没什么问题,就是活人,心底却算是明白了,这村子的问题所在,就是这些鬼在搞事情啊。

阴风阵阵的怎么可能有男孩出生,阳气都飘走了,全是阴风,理所应当生不出男孩啊,这些人不死,丁家村永远生不了男孩。

正好,一个小女孩推开了门,喊道:“村长,饭好了。”

“赶紧端上来,三开师父一路奔波肯定早就饿了。”

村长招呼着掀开了帘子笑呵呵的说道:“老人们有话讲,三开师父这边来吧,今天我陪你。”

鬼是不需要吃饭的。

我点了点头,与他们相视一笑,走了。

出来后,如释重负,惊出了一声冷汗,在看那个房间,阴气逼人,鬼气召召,鬼屋一座。

“三开师父,这边,这边。”

村长引领着到了堂屋口。

农村人吃饭都在堂屋吃,摆好了饭菜,满满的一桌子,有鱼有肉,还有酒,“坐,坐,坐,别客气,三开师父别客气,吃吃吃,咱们先吃饭再说。”

“饭菜不着急,还是出去在看看风水吧。”

“不用,不用。”

丁宝财道:“不及在这一时半会,三开师父,您的本领我们信得过,先吃饭,先吃饭,吃完饭在说。”

他酒量不错,一个劲的敬酒与我,“我们村的未来可就靠你了,三开师父。”其他叫过来陪酒的,都是三四十来岁的人。

和丁宝财属于这个村最后那波生男孩时期,后来就没有了。

我便询问,“你们村的那些上门女婿呢,怎么一个也没来啊。”

“他们没资格上桌。”

一个中年人直愣愣的说出了这句话。

这倒和丁宝财和我说的不一样,感觉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我就又问,“你们村已经这么有钱了,就没想过干点别的,这死人的钱赚多了是不好,阴气太重啊,而且会招来不干净的东西。”

“哪那么容易啊!”

村长无奈撇嘴道:“我们村的人原来是全县最穷的村,人人都看不起,现在终于发财致富了,怎么能改行啊,你没看其他村都跟我们抢生意呢。”

“他们抢也抢不过,只要丁大爷坐镇一天,就谁也抢不走。”

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隐隐约约觉得,这村里的事好像都知道,就算不知道也有可能隐隐约约知道了其中的猫腻,只是默认状态,为了赚钱,认了,

恍惚间拿着筷子,心里倒是有了一些计较。

天慢慢黑了下来,饭吃完后。

村长便招呼说:“三开师父,明天在看吧,不着急,今天你先休息休息。”叫来一个半大不小的姑娘,“二丫,你给三开师父送村东头你三叔家去,我都说好了,今晚在他家住。”

“嗯。”

小姑娘十五六岁,圆圆的脸蛋挺可爱的。

“那行,我先走一步。”

起身跟着女孩出了堂屋,结果却发现她手里提着一个灯笼,好奇了,“你们村这么有钱怎么不买手电筒啊,这年头了怎么还用灯笼啊。”

“这不是灯笼,这是驱鬼灯。”

小姑娘撇嘴笑道:“提着它晚上出来,鬼就让开了,安全。”

“驱鬼灯!”

我看了看,还真是,这东西我见过,倒并不是特别难做。

但问题在与村子里的人是知道有鬼的,这才是最要命的,“这村子鬼怪异常,得小心一些才好,别因为一百万丢了小命啊。”

这才往村东头走。

路过一个小山坡,这时居高临下的看下去,灯火通明,一水的二层小楼很气派,可在看其他地方,怎么看都是穷山恶水的地方,算不得聚财之地。

这里的财就是鬼聚财。

再细一看,按照九宫八卦的命数,怎么看都不是好的风水,八门不开,九宫散乱,一点章程都没有,按理说,就算有人发财,也不可能全村人都发财。

就也可以肯定了我的观点,鬼聚财。

这时呢,

小姑娘却突然叫唤起来:“我尿急,我去尿尿。”小兔子似的喊完就跑去了小树林里面,把我一个人丢在了路边。

我只得等一等,可左等右等也等不来,想着别出什么事吧,呼喊道:“人呢,人呢,小姑娘你没事吧。”

坏菜了,我不知道那家住哪。

只得去看看,“二丫,二丫,你是叫二丫吗?”

谁曾想,我怎么喊也喊不来,这时到了树林里面,有喊了几声才发现,后面有一个小溪,这时月光下,溪水缓缓流动,倒是挺有情趣的。

可最要命的是,见到了一个女人正在洗澡,并不是那个小女孩,而是一个艳丽女人。

在小溪里,一头青丝披肩,白花花的身体在水中若隐若现,不时轻轻躬身,搓洗身体,不时揉弄头发,就是一副美人出浴图的模样。

主要是女人身材还特别好,白皙的双峰浑圆饱满,修长的美腿,笔直纤细,圆润的臀儿赫然在目,白皙如雪,肉光致致,就像刚剥了皮儿的蛋清一般,让人想咬上一口。

小蛮腰这时轻轻弯下,撩拨其一片水花,浇在胸前,打了个冷战,那场面让人瞬间都看呆了。

窈窕高挑的大美人一个啊。

无法想象这种穷山恶水的小乡村里居然有这样的美女,在县城都不得见啊,咽着吐沫的就把事忘了。

一个劲的看。

结果这时,小女孩的声音再次响起,“三开师父,三开师父,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

我这才回过神来,却是在一回头间,河里的女孩不见了,一瞬间发生的,在次给我弄傻眼了。

“刚才,刚才???????”

矗立在了那里。

“刚才什么啊,你可吓死我了,我尿泡尿的功夫你怎么跑这来了。”小女孩跑了过来,拽我往后面走,“晚上这条小溪不能来,你这人真是的,怎么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乱跑。”

“不是,不是。”

我懵了,问道:“为什么晚上不能来后面的这条小溪啊。”

“我妈说后面的小溪有鬼。”

小女孩继续带着我向村东头走,还指了指灯,“你不用怕,有驱鬼灯,他们就不敢跟来了。”还看了看我道:“看你吓的脸都白了,胆子真小,对了,你不是村长爷爷请来的大仙吗?怎么这都不知道啊。”

伸了伸舌头,嘲笑我。

我内心深处却无语了,小溪里有鬼?那个窈窕艳丽女人不会是女鬼吧?一瞬间在次后背发凉,再次看向了小溪的方向,还有整个村子的布局,越发无语了,这村子,太你妈的诡异了。

  • 最后一个天师张三开 截图1
  • 最后一个天师张三开 截图2
  • 最后一个天师张三开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永乐国际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津ICP备160035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