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血祭叶凡秋-活人血祭章节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永乐国际官网 > 灵异 > 活人血祭叶凡秋

活人血祭叶凡秋

活人血祭叶凡秋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微凉的记忆

时间:2019-02-27 11:49

评语:一个不详之人的挣扎

《活人血祭》小说的主角是叶凡秋,活人血祭是由作者微凉的记忆所写的一本活人血祭小说,活人血祭小说讲述了:出生即是不详之人的叶凡秋莫名卷入了一场杀人案件,经过调查,他发现了一场更大的阴谋,他不禁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精彩节选:

“先把你妈的后事安排了,头七那晚上我来找你,到时候再跟你算账。唉,该来的跑不掉,不该来的寻着来。”先生再叹了一口气,朝着外面大喊了一嗓子说没事儿了,可以过来了。

那些之前走的亲戚朋友才战战兢兢的过来帮忙,至于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们虽然心里都非常好奇,却都只字不提。凡是跟先生沾上关系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刚才先生对我爸的态度,就能说明一切。

一晃几天就过去了,我奶奶的头七到了,那个先生也如约而至。

对于这个先生,我爸没有好脸色,当时可是在我奶奶的葬礼上让他很那么没面子,搁谁谁都得生气。不过我妈却不这么看,她认为先生说的对,我奶奶身体硬朗着呢,可是自从那棺材借出去之后,就出事儿了。

“先生,给我们说下那七口棺材是咋回事儿?”我妈看见我爸对先生很冷淡,于是开口找话题不至于冷落了他。

“唉,那是救命的棺材啊,就让你们给败了。”先生开口就先叹气,语气中还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据先生所言,那七口棺材正好是从一岁到七岁准备下来的,摆放在一起形成一个七星续命棺的格局。本来我就是个不祥之人,在生下来之后,会把全家人都克死。每年准备一个棺材,用它来代替死了一个人。

要不是这几年每年准备一口棺材,我肯定长不大七岁这么大,甚至于在一岁那年的病危通知单时候,就已经死了。

那年奶奶把先生叫到里屋,就是说了这件事儿。这个七星续命棺,也是奶奶之前求的那个先生告诉她的化解办法。只不过,那个先生告诉奶奶,这件事儿不管谁都不准给说,不然的话很有可能泄露天机。

当时之所以奶奶选择给这个先生说,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所以总归是死,说了还看博一下。不过还好,第一个棺材做出来之后,奶奶的病就完全好了。而且家里人,除了我之外,也没有遭过什么灾病。

可是没想到,七星续命棺刚成,就被我爸给借出去了一口棺材,整个前面做的事儿,都成了白费。而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灾难会再次降临在我家里。

“先生,有办法救吗?”听到这儿之后,我爸也开始相信了。而且先生说的话,也让他不得不相信这事儿。

“只有一个办法救,就是把这娃送走,他要是在你们跟前,不出一年,你们三个都得丧命。”先生指了指我,满脸凝重的朝着我爸妈说道。

他们当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行,我可是他们的亲儿子,而且他们也就只有我这一个儿子,怎么可能说送走就送走呢。但是先生的那句你们想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还是把我爸妈给问住了。

不想,他们肯定不想眼睁睁的看着我死了。

整个过程,奶奶都坐在后面的椅子上听着,但是我爸妈看不见她,包括那个先生也看不见,只有我看得到。奶奶给我摆手,示意我不要说话继续听。

到最后我爸妈同意了之后,先生才松了一口气,后面椅子上坐着的奶奶,也点了点头消失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第二天一早,我妈把跟我爸结婚时候家里陪嫁的那个戒指绑了个绳子挂在我的脖子上,让我到哪儿都别摘,以后长大了想回来看看,也能找得到路。在我爸妈泪眼婆娑当中,我很不情愿的跟着先生离开了家门。

记忆中,第一次坐汽车,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喝到好喝的汽水,第一次吃到各种各样的水果,都是在这次跟着那个先生一起的。本来我妈让我管先生叫爷爷,但是他说自己受不起我这叫,让我喊他老头子就好。

而老头子也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叶凡秋,也就是白花菜的意思。他说我的命本来就贱容易夭折,所以取个贱名字容易保命。其实相比于村子里的那些什么狗剩,猪娃之类的,叶凡秋这个名字要好上很多。

跟老头子出来这些年,没少受苦。从七岁跟他出来开始,我们吃的饭都是我做的,我们的衣服都是我洗的,有时候实在没得吃了,老头子把我打扮的跟他差不多然后丢给我个破碗,和他一起去要饭。

后来也不知道被同行还是谁骂了句没文化,把这老头子给惹毛了,硬是逼着我去上学,十岁的我才从二年级继续读书。坐在班里,看着那些六七岁比自己矮一头的小孩儿们总感觉怪怪的。

不过我也特别珍惜这种上学的机会,那两三年跟着老头子游荡的滋味,简直让人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经常跟着老头子大半夜的钻坟地,还要给老头子做饭洗衣服,甚至还跟着他出去要饭,简直都不是人过的日子。当时我也想过逃跑,但是老头子总给我讲一些人贩子的事儿吓唬我,让我都不敢跑。

由于勤奋好学,接连跳级,所以在十二岁那年,终于跟同龄人一起考上了初中。从初中开始,学校都是要住校的,本来以为可以彻底摆脱老头子的纠缠。没想到,老头子竟然在初中学校外面租了间房子,每天还得给他洗衣做饭。

那天晚上回去正准备做饭,老头子把我拉到了一边语重心长的说道:“叶子,老头子我估计也就个四五年光景了。现在就问你一句话,我这一行,你愿意不愿意学?”

听到老头子这话,也让我大吃一惊。倒不是愿意不愿意学,而是他说自己只有四五年光景了,想到四五年之后他就要死,心里总觉得堵得慌。当老头子问到第三遍的时候,我才勉强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选你狗日的没错,不然的话你那双阴阳眼白长了。要不是那东西厉害,你狗日的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从那以后,我每天回到那个出租房之后,除了做饭外有了其他的任务,老头子扔了一本厚厚的都有些发黄的书过来,让我每天背一篇,必须得当天晚上背过才能睡觉。

在上高二的时候,老头子去世了。

临走之前,老头子在医院把我叫到床边,颤颤巍巍的从床头拿出来一把钥匙递到了我的手里。

“叶子,我房间里有个大黑箱子,那套家伙事儿都在箱子里头,以后就传给你了。还有,这些年挣的钱也在里头,我死了你别忘记逢年过节给我烧点纸。”

我接过老头子手中的钥匙,狠狠的点了点头。从老头子把我接出来到死,整整过了十年,这十年里面,我早就把他当自己的亲人一样看待。

老头子就这样走了,那个店铺也留给了我。而我,也正是接替了老头子的职业,开始把这一行继承下去。

刚刚继承这家店铺没几天,就有客人上门来了。

我学着老头子当时的样子,正襟危坐,单手瞧着桌面,看着从外面推门而进的顾客并没有起身迎接,而是拿足了架子。当时老头子坐镇的时候,就是这幅莫瑶。

来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婶儿,身材丰腴穿着浅蓝色的长裙,不过脸色有些发白。进门之后,看到我也是一愣,又在店子里转了好几圈,好像在找人一般。我就这样,被华丽的无视了。

“这位大婶儿,请问有什么事儿吗?”无奈之下我只能起身询问。

“我来找范大师,请问他在吗?”大婶开口说话的时候,语气略显焦急。我就知道,可能生意来了。

听说师傅死了的消息之后,这大婶儿整个人都蒙了,眼泪都快掉出来。我赶紧说,师傅临终前把那些本事都教给了我,如果有事儿的话,我也是可以帮得上忙的。大婶儿大量了我很久,显然不太相信,不过却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直接把事情给我说了一遍。

她说自己的女儿就在前几天跟着学生去野炊,回来就疯了,见谁咬谁,不光咬人,就连家里的猫都不放过,活生生的把猫给咬死。无奈之下,两口子把女儿绑起来送医院的。但是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女儿竟然把绳子给咬断,连他爸的胳膊都咬掉了一块肉。

送到医院经过各种检查,钱花了没多少,可是各种结果都正常。医生最后无奈之下,给两口子了个匪夷所思的答案,他们女儿在装疯。

这怎么可能,装疯的话也不可能这样装,要不是她爸胳膊当着,脖子就给咬断了。

两个人在几天给女儿请了各种医生来,都没有效果,最后无奈之下,只能请高人来给看。但是好些高人看到女儿之后,转身就走,连口茶都不喝。最后,她也不知道在哪儿打听说这儿有那么一位范先生,所以就找过来了。只不过可惜的是,范先生已经仙逝了。说到这儿的时候,整个人脸上都透漏出绝望的神色。

听到这女儿的话,我就知道他女儿应该是中邪了。但是到底招惹了哪路鬼神,现在还说不清楚,除非看到人了才能下结论。

  • 活人血祭叶凡秋 截图1
  • 活人血祭叶凡秋 截图2
  • 活人血祭叶凡秋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永乐国际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津ICP备160035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