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冥妻方涵-家有冥妻章节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永乐国际官网 > 灵异 > 家有冥妻方涵

家有冥妻方涵

家有冥妻方涵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平治文学

作者:狼君

时间:2019-02-27 17:12

评语:脑洞很大,值得一看。

《家有冥妻》小说的主角是方涵,家有冥妻是由作者狼君所写的一本灵异悬疑小说,家有冥妻小说讲述了:TB店主方涵意外在旺旺上面接到一个自称诸葛神算的人的消息,发现自己开始和女鬼结下不解之缘,春梦旖旎,谁能想到,方涵这么多的老婆,却都已经死了……现在她们回来了,要带他离开。

精彩节选:

“怎么了?”

方婉怡有些吃惊,不知道我这是玩儿哪一出。

“别过来。”

我大吼。

“我想静静。”

方婉怡的肚子上,分明有一个婴儿紧紧抱在上面,好像是树袋熊一样,死死的生在了肚子上,颇为眷恋,这婴儿已经成形,却并不算大,但是指甲相当长,黑漆漆的,好像是鹰爪一样,婴儿五官模模糊糊,让人恐惧,转过头,盯着我,那怨毒的眼神却分外清楚,比起张老头似乎都要更加的吓人。

“你……堕过胎?”

我压低了声音问道。

方婉怡还高中,怎么搞这么大?

听我这样一问,方婉怡脸色顿时变了,白了我一眼说道:“神经病啊。”

随后,快步跟着二叔二婶离开。

“怎么了?”

孙晓薇将我搀扶起来,开口问道。

“没事儿……出手就是三百万,自己的房子……你家有矿啊?”

我有些不满的说道。孙晓薇出手,的确是简单霸道,瞬间搞定二婶,但是他么的,心疼啊。

“你怎么知道我家有矿的。”

我:……

“你这样,就算是有座矿也不够你花得。”

我无力反击。

“其实还好啦,有七座矿,应该够了。”

我:……

好吧,你?牛?闩1疲?梁赖娜松?恍枰?馐汀

看了看熟悉又陌生的屋子,叹气,随后,振作起来,说:“走,领证,然后,我们搬家,不住那里了。”

不管是有其他凶手还是真就是张老头作祟,我肯定是不会回去了,哪里来的那么多冥币给我保命呢。风紧,扯呼。

领证的程序很简单,到民政局,手续一交,几分钟搞定。

拿着证,我有点晕乎乎的,即便是假的,我也好歹在法律意义上告别了单身?潘坎皇恰

就想着打开来看看再说。

打开之后,我却愣住。

这尼玛。

怎么会是张老头?

我吓得直接将结婚证给扔开到了一边。还有蹭婚的?这年头?

孙晓薇一看,顿时担心起来,赶紧重回了民政局,在网上调出来的信息是正确的,总算是放下心来。

“现在……去哪儿?”

看向我,孙晓薇试探着问道。

她显然也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要是我回去,可能会有危险。

“还能去哪儿,回去呗。”

我苦笑开口。

“现在都已经被张老头给盯上了,与其吓得到处跑,我还不如主动回去等着,我想要问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心中没有怒气是假的。

我自认对张老头还算不错,从没有欺负他,也算是做到了尊老爱幼,怎么张老头死了变鬼,就六亲不认,逮着我就不放过?

“我和你一起去。”

孙晓薇看着我,很是认真的开口说道。

俄……

“好。”

我看这孙晓薇,许久,点头说道。

孙晓薇毕竟是局外人,张老头再丧心病狂,也不会对孙晓薇怎么样的吧。

我想了想,也就没有多问,说道:“那我们吃了饭就马上回去,我就不信,死了就不讲道理,当真是鬼大啊。”

我说完,下意识的互相抓了抓自己的十根手指。

“怎么了?”

孙晓薇显然对我显得异常关心,当下就很是着急的问道。

“没事儿,手有点痒。”

我无所谓的说道。一边继续的互相抓着,却没有注意到孙晓薇的脸色微微的发白。

开车,随便找了个地方吃饭。

然后我无语了,说道:“这就是你说的随便找个地方?”

孙晓薇点头,说道:“对啊,这里的菜还可以,价位也适中。”

果然,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啊。

我欲哭无泪的看着眼前古色古香的云霓私房菜,这地方,虽然我是?潘咳粗?溃?∷道锩嬉簿?S谩

写出来装逼的。

云霓私房菜是连云霓开的,心灵手巧,菜品优越,人也相当的优雅漂亮,在天海市是首屈一指的高档会所,这地方,只卖素菜,然后一顿饭吃下来至少几千。

像我这样挣扎在贫困线上的人,肯定是不可能为了吃顿素菜花费我一个月甚至两三个月的工资的。

看来,只能作罢。

什么?

孙晓薇好奇。

“我原本想请你吃东西的,这次算了,下次我请,我知道一家蹄花面那是相当的地道,回味悠长。”

我一脸严肃的说道。

“恩。”

孙晓薇点头,笑得很是开心。

“这卡你拿着,先随便点些吃的,我去买点东西。”

走了走,孙晓薇脸色却红了,有些扭捏的开口说道。

“买什么?我和你一起去。”

我却有些怂,这种地方不是我想装逼就能装的,孙晓薇走了,我有点紧张。

“不用啦,我那个来了。”

孙晓薇红着脸拒绝。

“哪个?”

我还有些懵逼。

“臭流氓。”

没想到,孙晓薇翻了白眼,开口说道,然后转身就走。

沃日。

我凌乱了,然后,才猛然回过神来,孙晓薇说的是什么东西,顿时一脸悲愤,欲哭无泪:原本想要推到这丫头,庆祝领证的,呵呵,女人!

摇头,一脸失望,砖头就朝着这家久负盛名的私房菜走了过去。

“哟……又见面了,方涵,有点意外啊,你,竟然知道这地方。”

有些刺耳的熟悉声音传来,我砖头,就看到吴有为这孙子一脸?N瑟的看着我。

低端网红脸又换了一位,此刻,正有些鄙视的上下打量我,毕竟我一身地摊货,自然是入不了这些网红脸的法眼。

“有为,这谁啊。”

网红脸开口问道。

“同学,我朋友。”

吴有为看着我,满脸的意外,开口说道:“你小子,深藏不露啊,竟然吃得起这地方了。”

“你还认识这种穷逼?我的圈子,身家没有七位数,都别想进来的。”

低端网红脸一脸鄙视的白了我一眼。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这个女人。

随后,悚然一惊。

朝着后面连着退了两步。

倒不是因为这网红脸一身的硅胶,而是因为她的身上挂了足足四个婴儿,漆黑的颜色,怨毒的眼神,就那样死死的挂着,好像,要重新钻入这网红脸的肚子里面去,就和……我堂妹的一样。

七位数的身家?我想,我知道这女人所谓的富贵是怎么来的呢。

“方涵,你这就没意思了啊。”

回过神,吴有为脸色难看的看着我,开口说道。

我和吴有为的矛盾始于一个女人,也是我们的同学,当时我是学霸,她主动追求我,很快我就招架不住,成了她的男朋友,我却不知道,私底下,这女人并不拒绝我室友吴有为的追求。

吴有为家里有钱,我当时看着前途无限,因此,玩弄我们两个显得很有成就感,我是主力,吴有为是备胎。

后面么,因为大学里面发生的那件事情,我成了?潘肯逃悖?宦淝д桑?匀皇潜凰?耷轷呖?

吴有为?N瑟了几天,毕竟我女友对他投怀送抱,所谓的室友情谊那算个狗屁。后来,我发现这女的竟然还有另外的备胎,便私底下给吴有为说了。

换来的,是她的哭诉,吴有为黑着脸和我打了一架,就此分道扬镳。

在后面,这女的嫁了一个有钱的歪果仁,远走高飞,吴有为被踹了,我们两个的矛盾,自然是就此埋下了。

一直到现在。

那个女人,叫李燕妮,我一直记得,那是青春不曾忘记的痛!

“这地方是会员制,没有会员卡,进不去的。”

吴有为一脸?N瑟的对我说道:“要进去见识见识?我带着你去啊。”

“谢谢,不用。”

我看了看吴有为手中的卡,忍住了炫耀的冲动。

“走吧,有为,别耽搁时间了。”

网红脸对我异常不屑,开口说道。

吴有为点头,冷笑着看了我一眼,拿着卡直接走了进去。

似乎,我的卡,比吴有为的要高级了不少啊。

我叹息,也是跟着走了过去。

“先生,请问您有卡么?我们这里是私人会所,只对会员开放的。”

言下之意,我不够资格。

看了看两个一脸鄙视我的保安,我叹息着,将手中的卡递了过去。

“黑……黑卡……”

两个保安颤抖了一下,而后,对着我九十度的弯腰,说道:“对不起,请跟我来。”

很快,就有专门的服务员来接待我,身材高挑,相貌可人,一颦一笑撩拨心弦却又不显媚俗,一身旗袍更是勾起了人最原始的欲望。

这里的老板,真不简单。

“先生,请跟我来。”

美女微笑,对我盈盈一礼,开口说道。

我跟着过去。目不斜视,实际上却已经被这边装饰中透出的奢华感到吃惊,果然,贫穷是会限制人的想象力的。

“你怎么进来的?”

吴有为脸色难看,他坐在大厅,自然能够看到我。

“我怀疑这小子根本不是这里的会员,他是偷跑进来的,老板呢?一定要严查这种家伙,别让这些?潘炕烊肓烁叨说慕撞悖???臼裁春臀乙黄鸪苑梗俊

网红脸因为之前我的鄙视表情对我格外的针对,大声说道。

引来各种目光。

“先生、”

服务员看着我,一脸询问。

要是我愿意追究,倒霉的肯定是吴有为他们。

“算了。”

我摇头,觉得有些没趣。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小姐请放心,我们这里,都是对会员开放的,这位先生,是我们这里最尊贵的客人。”

说完,也不管一脸震撼风中凌乱的两人,带着我,直接到了二楼的包厢。

牡丹……竟然是牡丹。

网红脸震撼,一脸羡慕,看着我,目光透露出来的满是小星星了。

牡丹亭,云霓私房菜最为尊贵的客人才能享受的包厢。在网红脸意识中,自然知道,这意味着我的身家是多少。

可恶。

吴有为脸色铁青,狠狠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显然,相当的不爽。

包厢,古色古香,坐定之后,享受服务不断,很快,一个风姿卓越的女人走了进来,一身得体的衣服,显得格外的贴合,身材丰腴却丝毫不显得肥胖,眼角微微一弯,就好像是有一泓秋水在其中。

一颦一笑,都是风情。

嘶。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还有这种成熟透了的风情女人,似乎,一颦一笑都让人心弦颤抖。勾勒出来你最原始的欲望。

“额……竟然不是小薇那丫头……看来,我倒是要恭喜她了。”

看到是我,连云霓有些意外,随后,笑得更加的妩媚,挨着我坐下,顿时就是一股香风袭来,淡淡的,好闻极了。

阿嚏!

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鼻子有些痒。

我尴尬一笑。

说道:“好冷。空调太低了。”

“哦?回头我就让人将空调温度调高一点。”

连云霓笑笑,对我说道,陪我说了几句,喝了一杯茶就走了出去。

看着连云霓摇曳动人的背影,我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这熟透了的女人对我一个小处男来说,是致命的。

连云霓出了包厢,带着笑意,步步生莲。

等走到了厨房,笑容渐渐冷却,面容也是凝固下来,威严瞬间升腾而出,高高在上,独一无二。

厨房的温度似乎下降了不少,鸦雀无声,只剩下食材咕噜噜的翻煮的声音。

“牡丹亭汤汁要浓,多加骨头。老汤要更有味道。”

说完,转身离开,等到连云霓离开,房间温度好像才重新恢复,时间也开始流转一样。

一个硕大的铁锅中,翻滚着的是数量不少的骨头,白色的汤汁,散发出来浓郁的香气,有人快步过去,捞起一截长长的白色骨头看了看,满意的笑了笑,再重新将骨头放入了老汤这种,笑容,在烟雾之中竟然显得有些扭曲,狰狞。

  • 家有冥妻方涵 截图1
  • 家有冥妻方涵 截图2
  • 家有冥妻方涵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永乐国际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津ICP备160035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