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做大嫂好多年玉师师-他不做大嫂好多年章节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永乐国际官网 > 蔷薇 > 他不做大嫂好多年玉师师

他不做大嫂好多年玉师师

他不做大嫂好多年玉师师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晋江

作者:玉师师

时间:2019-03-11 19:27

评语:特侦组长陆行舟威风八面、法力无边,一心扑在为人民服务上。

《他不做大嫂好多年》by玉师师小说的主角是陆行舟石饮羽,是由玉师师所写的一本耽美小说,他不做大嫂好多年主要讲述了:陆行舟是个以为人民服务为自己的终极理念的好特侦组长,可是这也把他的终身大事给耽误了。整天组员们都为自己的组长操碎了心,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有些人明面上没有对象的样子,其实天天在家里被对象逼着说情话。

精彩节选:

几个人一齐将目光投向陆行舟。

看得陆行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狐疑地问:“你们看我做什么?”

“组长,”颜如玉语重心长地说,“局长在多次会议上,一再重申,我们叫世界物种统计监督管理与生态文明建设总局,可以简称物生总局、统建总局、监设总局,但绝对不叫计生总局,我们不卖避孕套,也不卖接种环。”

钢牙仔小声道:“那个叫节育环。”

“闭嘴。”

“我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局长有意见让他来找我。”陆行舟没好气地说,心想一个个都是什么鬼注意力,这样的队伍简直没法带!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

颜如玉道:“你电话。”

“哦!”钢牙仔手忙脚乱地找出手机,在屏幕上划了两下,解释道,“是闹铃,我把它关了。”

颜如玉看一眼腕表,牙尖嘴利地挤对他:“这个点儿设闹铃?你午睡睡到下午两点?技术中心的小日子这么悠闲吗?我都想转组了。”

“不是午睡,”钢牙仔很不好意思地说,“是……是到时间抢优惠券了。”

“抢什么优惠券?”

“能抢的……都……都抢。”

“鬼-buy网周年庆满200-199的也能抢?”

“抢到过,碰……碰巧……”

颜如玉来了兴趣:“这么厉害?你抢我看看。”

“嗯!”钢牙仔深吸一口气,打开浏览器,掐着时间,一通操作。

——恭喜您领取成功。

“卧槽!牛逼啊!”颜如玉大加称赞,用力拍着钢牙仔的肩膀,“兄弟你真是个人才!这种神券我从没抢到过,你怎么做到的?”

钢牙仔被她拍得肩膀差点粉碎性骨折,死死咬住牙关,挤出一丝僵硬的讪笑:“就是……抓到领券那次请求,然后copy成cURL命令行……就是……就是这个,copyascURL,一直发送。”

这货说话词不达意还磕磕绊绊,听得颜如玉两眼绕蚊香线:“听不懂。”

“就是……就是……这样……很简单的……”

“你别就是就是了,我问你,演唱会门票能抢不?我爱豆明天来白邺市开演唱会,门票放出来10秒钟就抢完了,我特么电脑当时就卡了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钢牙仔两颊带着可疑的绯红:“下次我帮你抢。”

“多谢,兄弟,有时间请你撸串儿。”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个歌手,”钢牙仔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两张卡片,“上次给人代抢,结果被买家放鸽子了……”

“地狱天王!!!”颜如玉一声尖叫,“我爱豆!!!超帅!我吹爆他!!!”

被她尖锐的声音呈固体形状卡进耳朵,陆行舟感到窒息,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打算出去透透气,一回头,看到石饮羽端着一杯茶水站在身后,眸子中似有温泉流淌,郁气集结的心口没来由就舒服了一些。

两人走出技术中心,倚在走廊的墙上聊天。

“不好意思,让你白跑一趟。”陆行舟扯了扯嘴角。

石饮羽扁嘴,挤出一个萌萌的哭脸:“中午不是说好了么,跟我说话,不要用敬语。”

“给你脸还不要。”

石饮羽抓起他的手在自己脸上蹭了蹭,嬉笑:“你摸摸,我脸皮够厚了,不需要再给。”

陆行舟笑起来,就势在他脸上轻轻抽了一下:“贱不死你。”

颜如玉走出门,一眼看到这两人的姿势,立即仰起头,一边捏眼皮一边飘走,嘀咕:“我眼药水放哪儿来着,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瞎了呢……”

石饮羽道:“那个理事长,把头骨碗偷回去了?”

“看样子是的。”

“那个头骨碗对他这么重要?”

“上面镶着几十颗宝石,拿去拍卖会上,至少六位数吧。”

石饮羽摇摇头:“可万一他被抓到,损失是不是太大了点?在这里偷东西,跟去公安局抢劫有什么区别?投入和产出太不成比例了,他又不缺钱。如果他想,分分钟能搞到一百个——当然这种违法行为是应该唾弃的。”

“你的意思是,头骨碗对他来说,纪念意义更大?”

“不是头骨碗,而是里面的灵魂,那个灵魂……叫什么白灵犀吧?这个人对他一定非常重要。”

“白灵犀救过荆丛,还把他带回家养了一年的伤,后来到白邺市来投奔他,被他一刀杀了。”陆行舟皱着眉头,语气十分不可思议地问,“你说这样的一个人对他非常重要?”

石饮羽看了他一眼。

陆行舟奇怪:“你这眼神什么意思?”

“我说,”石饮羽捏着一次性纸杯的边沿,慢吞吞道,“你也杀过我,难道我对你不重要?”

陆行舟一顿,怎么都没想到就稍微聊个天,居然能被他一记洛阳铲挖出陈年老坟,啧了一声:“你特么混蛋到当着我的面入魔,我能不杀你?”

石饮羽一时没有说话,瞥了他一眼,便移开视线,神情淡淡地看着墙上的挂画,仿佛早已云淡风轻。

然而这一眼既深远又幽怨,还透着一点倔强,只一眼,就让陆行舟心尖尖上突然一酥,没来由地心虚起来。

妈的明明是老子占理啊!

他眼皮一阵狂抽,恨不得破口大骂:夭寿了,这魔物又他妈对老子使媚术!!!

陆行舟郁闷地说:“就算……就算我杀你……那我也没杀成功啊,要不然还能有你站在这儿使媚术的今天?你个混蛋跑得比兔子还快!”

“我没使媚术。”

“嗯,没使,信你哦。”

“是真的,如果我使媚术,你现在裤子早不在自己身上了。”石饮羽认真解释。

解释完他就被陆行舟的骨鞭勒住脖子了。

“错错错……我错了!饶饶饶……饶命!”

陆行舟放开他:“也许你的猜测是正确的,荆丛本来并不想白灵犀死,阿曼曾把白灵犀弄上过逐鹿之夜,如果不出意外,白灵犀当晚就会被送上饕餮盛宴,成为宾客的大餐,但是荆丛突然出现,带走了白灵犀。”

“那宾客一定非常生气。”

“所以荆丛为安抚这些宾客的情绪,当众杀了白灵犀。不对,”陆行舟摇头,“他既然当晚敢阻挠饕餮盛宴,便说明那些宾客并不重要,起码没有重要到能逼他杀死白灵犀。”

“一定有另一股让他无法反抗的力量。”

“让堂堂一个基金会的理事长都无法反抗的力量……”陆行舟琢磨,“上次顾曲说,林氏集团的榕老先生旧病复发,需要用上年份的犀牛皮入药。这会不会就是那股力量?”

“林氏集团?”石饮羽茫然地问,“我入狱之前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是最近几年新发展起来的?比密棘基金会力量更大吗?”

“对,商界新贵,是密棘基金会背后的投资方。”

“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毕竟端谁的碗,服谁的管,金主发话要白灵犀的皮,荆丛为了荣华富贵,再不舍得,也动手了,”石饮羽说着说着,突然冷笑起来,“呵呵。”

陆行舟眉头微蹙,看着前方的虚空,若有所思道:“我需要知道第二次的饕餮盛宴上都有谁,藏狐是指望不上的,他不认识那些人,任不仁跑路了,不然他一定能搞来名单,荆丛……这孙子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所有锅都推到阿曼身上——要是抓到阿曼就好了。”

“我可以帮你。”

“嗯?”

“我的旧部,现在有不少在白邺市落户,他们有的刑期短,很早就出狱,有的根本没有坐过牢,我可以召集他们,全程搜索阿曼的踪迹。”

“不行!”陆行舟断然拒绝,“刚出狱就集结旧部,你想二进宫吗?”

“我又不干危害社会的事情,这不也是想为社会的繁荣和安定贡献一点微小的力量……”

“闭嘴,这种事以后想都不要想,凭你的身份,会一直是暗中监督的重点对象,绝对、绝对不能和旧部有大规模的接触,不然恐怕阿曼还没找到,你就先被抓进去了。”

石饮羽眨巴眨巴眼睛,没有说话。

陆行舟严肃道:“我知道你不服气,但不服气也只能憋着,你刚才自己不也说了吗,端谁的碗,服谁的管。”

“我没有不服气,组织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会好好珍惜的,”石饮羽歪头看向他冷峻的侧脸,伸手戳了戳陆行舟的腰眼,小声道,“领导,你是不是很关心我?”

“不是,别多想。”陆行舟打开他的手,抬眼看着他时刻都含笑的眸子,怔了片刻,突然抬步走了。

“哎……”石饮羽在后面挥手,“这就走了?不再聊会儿?我不胡言乱语了!”

陆行舟冷淡的声音传来:“上班时间不要摸鱼。”

“可是……”石饮羽嘀咕,“现在对我来说是下班时间啊。”

陆行舟走进办公室,看到颜如玉正美滋滋地拿着两张演唱会门票自拍,一脸不可理喻:“这个地狱鬼王这么有魅力?”

“是地狱天王!!!”

“地狱还有天王呢?”陆行舟吐槽,“那天庭上叫什么?”

“我靠!你敢诋毁我爱豆!!!”颜如玉尖叫,“天庭是个伪概念!早就被科学界证伪了!整个神域都是不存在的!什么神界什么仙界,都是古人对自然现象解释不了而编出来骗人的!”

“……抱歉,我错了,请你继续自拍,不要搭理我!”

“组长,我先跟你说好明天不加班啊,我要去看活的爱豆啦!”

“地狱!地狱!知道什么叫地狱吗?你爱豆八百年前就死了!”

“我要转组!!!”

  • 他不做大嫂好多年玉师师 截图1
  • 他不做大嫂好多年玉师师 截图2
  • 他不做大嫂好多年玉师师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永乐国际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津ICP备160035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