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流年等相遇苏亚方哲-谁在流年等相遇章节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永乐国际官网 > 言情 > 谁在流年等相遇

谁在流年等相遇

谁在流年等相遇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微阅云

作者:晚天欲雪

时间:2019-04-18 15:04

评语:山高水远,江湖不见

《谁在流年等相遇》小说的主角是苏亚方哲,是由晚天欲雪所写的一本言情小说,谁在流年等相遇主要讲述了:她的婚姻一团乱麻,而他的出现让她像捉住救命稻草,果然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哪有什么灰姑娘与王子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短暂的美好,就只是海市蜃楼,终究会被打回冰冷的现实。

精彩节选:

妈妈就是这样,总是以‘过来人’自居。但她却从来不愿意细说自己的过往,他甚至从来不告诉我,我爸到底是谁。

从我知事起,除了妈妈,我就没有其他亲人。更从来没见过爸爸,我也无数次问过妈妈我爸是谁,但她总是告诉我,我爸早死了,提他做什么。

虽然是单亲家庭,但我们的生活并不穷苦,妈妈是个大美人,总是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她以前从不工作,但总有钱花。我和胡伟结婚时,她还出钱给我们买房。

但她这么多年自己却不买房,租住在这又旧又窄的小房子里。偶尔她会接些绣旗袍的活来做,但大多数时间她都是闲着的。

没事她就去打麻将。她至今保持着喝红酒和喝下午茶的习惯,这根本不是我们这样家庭的人该有的习惯。

后来长大了,我慢慢懂得,妈妈是有故事的人,只是因为某种原因,她不愿意提及她内心的那个故事而已,所以她说自己是过来人,也确实是事实。

妈妈见我沉默不语,拉着我的手,眼里都是心疼。

“亚亚,妈妈知道,你遭遇了不幸的婚姻,难得有个人对你好,让你可以依靠,你很想珍惜,不想放手,这些想法妈都懂。可是女儿啊,你不能被漂亮的外表所迷惑,你得学会看清本质,不能明知道是个坑,还要往下跳,我也不会让你去跳。”

我也叹了口气,“妈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们如果现在一杆子就把方哲打死,这对他也不公平,毕竟他确实为我做了很多的事。给我些时间,我会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如果他真的是坏人,我不会飞蛾扑火,您放心好了。”

妈妈点头,“你能这么理智地看待问题,我就放心了。不要轻易相信男人,尤其是长得帅又有钱的男人。”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

和妈妈聊了一会,她午睡去了,我看了一会电视,感觉百无聊赖,于是就离了。

刚坐车回到市区,正琢磨着如何打发下午的时光,这时我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

我以为是业务上的电话,赶紧接起,“您好,哪位?”

“苏亚是吧,我是方哲的妻子,我想约你见个面。”

方哲的妻子?他不是说没结过婚吗,怎么会冒出妻子来了?

我那一刻竟然有当了小三的心虚感觉,惶恐而无助。

“喂,你在听吗?”对方又说。“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我只是想和你谈谈,我知道你上班的地方,但我没有找过去,是因为顾全你的面子,所以希望你不要回避。”

对方既然能找到我的电话,能找到我上班的地方,当然也不是假话。

对于方哲我本身也有很多疑惑,正好向这个女人了解一下,于是我答应和她约在咖啡厅见面。

半小时后我到约定的咖啡厅,一眼就认出了约我见面的人,她就是方哲手机里照片上的那个漂亮女人。

她实际的颜值一点也不比照片上差,红色大衣,黑色紧身裤,修长美腿,精致五官,几乎没有瑕疵。

我向她越走越近,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真的有小三见原配的惶恐。可我从来也没打算当小三。

她站了起来,上下打量着我,示意我坐。

“我叫陆子珊,方哲的妻子。喝点什么?”

“不用了谢谢,你找我有什么事?”我假装糊涂。

“我找你,当然是为了谈方哲。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和她走得很近,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他和我下周就要结婚了,希望你和他保持距离,不然……”

她稍停顿了一下,然后补了一句:“会伤到你。”

会伤到我,这话有明显的威胁和警告的意思。不过她说得很委婉,听起来没有那么刺耳。

下周才结婚,那就是未婚妻了,未婚妻和妻子,还是多少有些区别的。我的小三负罪感稍减轻了一些。

我不准备辩解我和方哲的关系,毕竟我和方哲确实睡过,而且不止一次,我甚至都搬进了他的房子,所以我要是辩解,那是自欺欺人。

于是我说模棱两可地回答了四个字,“我知道了。”

胸腔里像塞了一团绵花,堵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人生第一次扮演了破坏别人感情的不光彩角色,还让人抓了个正着。

“我知道方哲是一个讨女人喜欢的男人,但我敢打赌,你对他其实并不了解,远离他,不然会伤到你。”她再次用‘伤到你’几个字提醒我。

“我知道了。”我也重复了那四个字,然后站了起来,“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先走了。”

陆子珊也站了起来,她比我高出很多,真是风姿绰约,我绝对有理由相信她的职业就是模特。

“好,看得出来你也是聪明人,那就这样,我们都好自为之。”还是有警告的意味。

我没回应,拎包转身就走。

走在街上,天很冷,我的心更冷。

果然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哪有什么灰姑娘与王子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短暂的美好,就只是海市蜃楼,终究会被打回冰冷的现实。

我决定回方哲的房子,把我仅有一点行李带走,把钥匙还给他,然后山高水远,江湖不见。

我问我自己,疼不疼,留不留恋?答案是,不太疼,但有些留念。

在伤害没扩大之前,提前结束是最好的结局。

我主动打了电话给他,约他在他的豪宅见面,作个了结。

他说他还在外面办事,让我先回去。

结果我打开门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在房子里了,身上还系着围裙,桌上放着他做好的三个菜。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今天是我们入住新家的第一天,所以我决定亲自下厨,烧几个好菜,让这个冰冷的房子有家的感觉,夫人您先坐,我马上就好。”他一脸得意地说。

本来我是要质问他为什么要骗我的,本来是要拿了行李摔门而出的,可是看着他一脸温柔的笑,看着他亲手做出的几个菜,我忽地就红了眼眶。

  • 谁在流年等相遇 截图1
  • 谁在流年等相遇 截图2
  • 谁在流年等相遇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永乐国际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津ICP备16003533号-1